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骗术大师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楔子
    赵铭双目血红,远远瞪着站在工地门口东张西望的男人。
    他无法理解,自己的妻子,一名娇滴滴的芭蕾舞演员,她的出轨对象竟然是一个民工!
    烈日炎炎的午后,工地门口人烟稀少,民工模样的男人拿出手机按了几下,走上马路左右环顾。
    不远处的路口,交警正在交接班,并不见行人。他在手机上打字:你在哪里?
    赵铭的眼睛死死盯着马路中央的人影,然后狠狠踩下油门!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整个世界一片寂静。
    赵铭大口大口地喘气,呆呆地坐在驾驶座,茫然地看着那个倒在血泊中的男人,身体不断地痉挛。 突然,尖锐的警笛声惊醒了赵铭。他定睛看去,那个男人依旧在垂死挣扎,他拉起手刹,再次踩下油门。几乎在同一时间,警笛声与喇叭声响彻整条马路,其中夹杂着警察的呵斥声。
    赵铭回过神,警车已经近在咫尺。电光石火间,他想到了年幼的女儿。女儿没了母亲,不能再失去他。他踩下刹车,失魂落魄地走出驾驶座,嘴里喃喃:"我不是故意的。我想踩刹车,不知道怎么回事,踩下了油门。"
    交警队的辅警范林下了车,跪在伤者身边疾声大叫:"快打120!" 赵铭低头看去,地上的男人满嘴鲜血,眼神涣散。他拼尽最后一口气,艰难地吐出五个字:"世界美术史。"话音刚落,他便永远闭上了眼睛。
    1. 归来
    五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物是人非,范林也从交警队调去了公安局。
    五年前,赵铭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入狱三十个月,范林在法庭作证的时候,认识了他的女儿赵诗薇以及他的小姨子邹晴。 这些年,范林看着赵诗薇一天一天长大,两人情同父女。
    今天是韩裔魔术大师韩尚彬在内地的首场魔术秀,范林很自然地牵着赵诗薇的手,朝表演厅走去。 赵诗薇满脸兴奋,一路上叽叽喳喳。
    范林对魔术表演兴致缺缺,但是当他看到赵诗薇目不转睛盯着舞台,时而屏息静气,时而大笑,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表演历时三个小时,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就在最后一个节目落下帷幕时,韩尚彬突然拿起话筒:"为了感谢大家的配合,我将从现场随机选择两位观众。第一位观众,我会用读心术感知他的愿望,帮助他实现这个愿望。"
    现场一片欢呼声,观众踊跃举手。
    韩尚彬接着说道:"至于第二位观众,除了满足他的一个愿望,将由他亲手为我摘下面具!"
    顷刻间,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尖叫。这将是韩尚彬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摘下面具。
    人群中,范林不屑地撇撇嘴。在他看来,这些都是炒作的手段而已。没一会儿,在观众的聒噪声中,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在聚光灯的追随下走上舞台。 范林远远看到那人,满脸错愕,他震惊地朝韩尚彬看去,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
    舞台上,韩尚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位先生,看您的表情,您不相信我会读心术?"
    "也不是不相信。"男人含蓄地微笑。 "没关系,您马上就会改变看法的。"
    韩尚彬转身示意观众安静,同时,一手搭住男人的肩膀,说道,"现在,在心里默默想着您的愿望。"然后,他闭上眼睛,时而皱眉,时而抿嘴,仿佛正在感应男人的愿望。
    男人不动声色,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些日子他最大的愿望,便是与葛雯雯翻云覆雨……
    男人才想到这儿,韩尚彬便转身面向观众,扬声说:"这位先生一定很爱他的女朋友葛雯雯小姐。我们现在就请葛雯雯小姐上台……"
    "没有,不是!"男人夺过韩尚彬手中的话筒,几乎面露狰狞。
    舞台下,当范林听到"葛雯雯"三个字,身体仿佛被定住了,呆呆地看着男人被舞台助理架离,目光不由自主地朝韩尚彬看去。
    转眼间,整个大厅一片漆黑,聚光灯刺目的白光在观众的头顶快速游走,音乐一声比一声急促。
    "马上就将揭晓,谁是第二位幸运观众!" 韩尚彬的话音未落,范林只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赵诗薇已经被聚光灯笼罩在白光下。这一刻,他手脚冰冷,脑子嗡嗡直响。他怀疑,韩尚彬就是赵铭,他回来了!
    随着聚光灯定格,音乐戛然而止。 当范林意识到,赵诗薇成了第二名幸运观众时,他第一时间回忆自己获得门票的经过。
    一个月前,民警王胖子为了讨女朋友欢心,排了一整夜的队,好不容易抢到两张首演的票。
    五天前,王胖子和女朋友分手,约了他一起看表演。今天,队里临时增派值班任务,王胖子恰巧当值,把两张票全都给了他。
    王胖子名叫王磊,是家中独子,家境单纯,四年前从公安学校毕业。按理说,他并不知道五年前那场车祸。难道韩尚彬在一个月前就找过他?
    想到这,范林不由自主朝韩尚彬看去。同一时间,韩尚彬示意工作人员把赵诗薇和范林一起请上舞台。 范林牵着赵诗薇走向韩尚彬。
    舞台上,韩尚彬蹲下身子与赵诗薇平视,笑盈盈地问她:"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赵诗薇赶忙把半个身子躲在范林身后,怯生生地回答:"我叫赵诗薇,不过我很快就要改名了。"
    韩尚彬追问:"赵诗薇这个名字很好听,为什么要改名呢?" 赵诗薇咬着嘴唇不回答,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盯着韩尚彬。
    韩尚彬看了她两眼,突然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对着观众说:"小孩的心灵是最纯净的。他们不懂得伪饰,根本不需要使用读心术。很抱歉,突然请你们上台。"
    他冲范林歉意地笑了笑,又低头对着赵诗薇说,"赵诗薇小朋友,叔叔知道你最喜欢维尼熊。只要你帮叔叔把面具摘下来,明天叔叔送你一个两米高的维尼熊。"
    "我不要维尼熊。"赵诗薇鼓起勇气拿过话筒,高声说,"我的愿望是范叔叔和小姨结婚,这样我就有爸爸妈妈了。"
    话音未落,范林愣住了。他不知道韩尚彬是如何打圆场的,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下舞台的。他唯一确定的是,当赵诗薇摘下韩尚彬的面具时,他十分肯定,韩尚彬的五官与赵铭截然不同。
    2. 别无选择
    夜幕下,范林抱着赵诗薇,随着人流走向路边一辆七成新的夏利车。
    邹晴远远看到他们,走下车,微笑着问:"薇薇,魔术好看吗?"
    "好看。"赵诗薇低低应了一声,无精打采。
    "怎么了?"邹晴询问范林。
    "小晴。"范林握住邹晴的手,低声承诺,"我一定会尽快转正,然后和你结婚。"
    邹晴愣了一下,示意范林由他开车,小声嘟囔:"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一路无话。当邹晴把赵诗薇放在自己房间的儿童床上,再折回楼下的时候,范林正坐在小区的长椅上抽烟。
    她皱了皱眉头,走近他低声抱怨:"怎么又抽烟!"
    "没有,不是。"范林赶忙熄灭烟头,伸手抱住邹晴,在她耳边低语,"是我对不起你和薇薇,都是我的错。" 邹晴的表情马上变柔和了。
    她顺势搂住他的腰,低声叹息:"明年我就三十了,再过两个月,薇薇也该上小学了。"
    "我知道。"范林用力抱紧她,信誓旦旦地承诺,"我的文化考试已经及格了,队长也很喜欢我。我会努力表现,争取立功转正,到时咱们就结婚,然后正式领养薇薇。"
    邹晴抿了抿嘴唇。当初,是她对范林说,只要他从辅警转正为民警,他们就结婚。这几年,范林对她如何,她一清二楚,就连他中奖抽到一辆夏利车,都写在她的名下,所以她再没有提及转正的话题,可范林是个认死理的人,咬着这句话不放。
    "薇薇……"
    "你放心,我当然愿意收养薇薇。我早就把她当成是我们的女儿。"范林顿了顿,忧心忡忡地说,"不过我有些担心。将来,万一让薇薇知道,是我把她的亲生父亲送入监狱……"
    "是赵铭咎由自取,和你有什么关系!"邹晴义愤填膺。 范林皱着眉头说:"当初在法庭上,虽然我只是实话实说,但确实是我告诉法官,赵铭有逃跑的意图……不然他不会被判三十个月……"
    "不用你说,轮胎痕迹也能证明,他在撞人之后又重新发动车子。再说,他撞上人之前,车子压根没有刹车的迹象,如果不是你告诉法官,当时他整个人都吓蒙了,说不定他就是预谋杀人!"
    范林表情一窒,摇着头解释:"杀人要讲动机的。赵铭和死者素不相识……"
    "谁能证明他们素不相识?"邹晴生气地控诉,"赵铭就是一个人渣!他仗着自己的公司赚了钱,在外面包养小三,花天酒地。当年,姐姐为了他放弃如日中天的舞蹈事业,结果被他气得自杀,他就是杀人凶手!"
    "小晴!"
    "你不要再替他说话了!"邹晴猛地站起身,"我知道,姐姐自杀是她的选择,可是赵铭又是怎么对薇薇的?五年,不是五个月,不是五天,他大概早就忘了,他还有一个女儿!"
    范林拉住邹晴的手。这些年,每当他提起赵铭,邹晴总是怒不可遏。他提醒邹晴:"五年前,赵铭在拘留所的时候,替薇薇设立了教育基金。在薇薇二十岁之前,律师每年都会送钱过来。他并不是失职的父亲。"
    邹晴甩开范林的手,转身就走。范林赶忙拉住她。邹晴转头瞪他,怒目圆睁。
    范林觍着脸赔笑,低声求饶:"别生气嘛,我不说了。"
    邹晴再一次重申:"范林,我早就告诉过你,在姐姐过世那天,薇薇就是我的女儿,和赵铭没有半点关系。赵铭的钱,我一分都没有动过。"
    "我知道,我知道。"范林牵住邹晴的手,发现她没有挣脱,他拉着她坐下,好声好气地说,"我特意在楼下等你,是有正事问你。"
    他拿出韩尚彬的照片。这是赵诗薇替韩尚彬摘下面具的时候,他特意在一旁拍摄的脸部特写。
    他正色询问邹晴:"你认识他吗?"
    邹晴摇摇头,奇怪地反问:"这是那个韩国魔术师,我怎么会认识他?"
    范林审视邹晴,相信她并没有说谎。他一字一顿陈述:"他在舞台上提起了葛雯雯,然后又让薇薇摘下了他的面具。"
    顷刻间,邹晴脸色大变。 范林追问:"如果我没有记错,葛雯雯曾经是赵铭的情妇,对吗?"
    "我不想听到这个名字!"邹晴冷下了脸,生气地控诉,"就因为那个女人,姐姐才会割腕自杀。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当我打开浴室的房门……"她哽咽落泪,说不出完整的话。
    范林赶忙好言安慰她,把她送上了楼。夜阑寂静,范林独自站在楼下,抬头仰望邹晴卧室的灯光。他一根接一根抽烟,心里仿佛油煎似的。
    他心知肚明,五年前的那个烈日,赵铭开车撞死那个男人是蓄意谋杀。他替赵铭作伪证,只是不希望警方深入调查。赵铭一定意识到这点,才会在出狱后销声匿迹。 时至今日,如果赵铭真的回来了,他只有一个选择—— 杀了他! 第二天一早,范林开着夏利车,与往常一样送邹晴去银行上班。 邹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当初,他们倾全家之力培养赵诗薇的母亲,结果她半途嫁给了赵铭。虽然妻子在世时,赵铭对邹家还算大方,但邹家难免唏嘘扼腕。 赵诗薇的母亲死后,邹晴固执地不愿使用赵铭留给女儿的教育基金,全家四口人,仅仅依靠邹晴在银行当柜员的收入维持生计。 想到这,范林愈加焦急,脑海中不期然浮现韩尚彬审视自己的神情。他匆匆回到公安局,直奔刑事技术组,请求他们帮他提取手机上的指纹。
    昨晚,他故意以合影之名,设计韩尚彬碰触了他的手机。
    赵铭判过刑,公安系统有他的指纹记录。即便韩国的整容技术再发达,也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指纹。
    技术人员戴上手套,按部就班地提取手机上的指纹,范林在刑事技术组办公室焦急地踱步。
    就连他和邹晴都不知道,赵诗薇很想要一只维尼熊。世上压根不存在读心术,韩尚彬能够说出赵诗薇的喜好,只有一个可能,他跟踪调查过赵诗薇。
    不多会儿,刑事技术组的民警递上检验结果,说道:"小范,你是不是消遣我?手机上只有你的指纹。"
    "怎么可能!"范林一脸错愕。昨晚,他亲眼看着韩尚彬拿住他的手机。他看了两眼检验结果,又拿起自己的手机。
    韩尚彬拿住手机的位置有油脂的痕迹,但确实没有指纹。 他脱口而出:"可以提取这个部分的油脂,做DNA检验吗?"
    "啊?"民警显得有些为难,"样本太少了。再说,就算油脂上面附着了皮脂细胞,也得做细胞增生。这不是提取指纹,几分钟的事儿,我不能擅自作主。"
    我明白了。"范林歉意地笑了笑,火急火燎地返回办公室,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新闻。
    3. 命案再发
    民警王胖子昨晚值了一个大夜班,打着哈欠走进办公室,嘴里嚷嚷:"你小子,怎么这么早?不是说今天休息吗?"他瞥见电脑显示屏,笑道,"魔术真那么好看,连你都变成粉丝了。"
    "是啊,不枉你排了一晚上的队。"范林掩饰下眼中的焦急之色,暗暗深吸一口气,转头盯着王胖子,不着痕迹地试探他,"你为了买票,真的排队一整晚?"
    "那当然。"王胖子搂住范林的肩膀,暧昧地说,"看你的样子,一定哄得女朋友很高兴?请我吃早饭,我把姓韩的事全都告诉你。"
    范林故意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不能凭白无故让你敲一顿竹杠。"
    "咱们是好兄弟,我能骗你?"王胖子瞪大眼睛,继而神秘兮兮地说,"先给你爆个料,韩尚彬没有指纹。"
    一听这话,范林的心脏"咯噔"一声往下沉。他狐疑地看一眼王胖子,又马上转过头,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脑屏幕。
    "怎么,不相信?"王胖子骄傲地抬起下巴,嘴里解释,"四年前,韩尚彬还不出名,他在仁川表演‘火中取栗’的时候发生意外,住了大半年医院,双手做了植皮手术。如果你不信,可以查他的履历。"
    范林不置可否,心中暗暗思量。如果王胖子说的是事实,四年前赵铭刚刚入狱,他不可能越狱,更不可能出现在韩国。难道赵铭和韩尚彬并不是同一个人?
    "怎样?够独家吧!"王胖子拍了拍范林的肩膀。 范林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旁边避了避。
    王胖子却拽着他往外走,笑着说:"告诉你,女人最喜欢这种小道消息,兄弟不会让你吃亏的。"
    两人来到麦当劳,王胖子不客气地点了一个全餐,对韩尚彬的经历如数家珍。
    范林越听,心情越沉重,却又不敢在脸上表现分毫。表面看起来,韩尚彬的履历并没有疑点,但他忍不住怀疑,王胖子是不是正在向他强调,韩尚彬和赵铭并没有关系。
    他果真和韩尚彬串通了吗? 早饭过后,范林心事重重地回到家中。
    他坐在桌前,一遍遍地默写一串数字,然后把纸条烧成灰烬。这是他在瑞士银行的户口。
    他是孤儿,他一直认为,这个世上没什么比钱更重要,所以他不择手段赚了很多钱。自从他意外地爱上邹晴,那些钱反而成了沉重的负担。
    这些年,他不是不明白邹晴的暗示,可是在他和过去一刀两断之前,他们不能结婚。 他必须摆脱自己的过去,而赵铭就是那个节点! 五年前,他为了试探赵铭知道多少,才会蓄意接近邹晴。
    他一直在等待赵铭出狱,可是赵铭却失踪了,而他爱上了邹晴。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室内的宁静。
    范林接起电话,就听到邹晴的母亲急促地说,家里来了很多外国人,还有几个记者,送来一个很大的玩具熊。
    他匆匆赶到邹家,记者们已经离开,只留下两个韩国人向他解释,韩尚彬吩咐他们务必兑现对赵诗薇的承诺,所以他们调查了邹家的住址,自作主张送来了维尼熊。
    两个韩国人离开之后,范林仔细检查了玩具熊,并未发现摄像头或者录音器材。他好言安抚了二老,心中已然有了决定,直奔韩尚彬居住的酒店。
    在酒店停车场,他看到一名韩国人对着一辆豪华轿车鞠躬哈腰,紧接着车厢后座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男人是著名国学大师施元真,昨晚被韩尚彬请上舞台的那个男人正是施元真的准女婿。
    施元真这人,用邹晴的原话,他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无耻的骗子,假借国学的名义诈骗无知妇孺。
    邹晴的姐姐一度也是施元真的信徒。赵铭入狱后,葛雯雯成了施元真的情妇。 范林眼见施元真跟着韩国人走了,赶忙跟了上去,却被保安挡在了电梯口。 之后的两天,他三次找上酒店,都被保安拒之门外。
    这一日,范林正在街上执勤,突然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说邹晴被带去了刑侦队。
    他匆匆赶往公安局,这才知道,葛雯雯死了!
    范林第一时间看到了葛雯雯死亡现场的照片。 雾气氤氲的浴室,葛雯雯包着白色头巾,赤身裸体侧躺在浴缸中。
    她的右手耷拉在浴缸外面,手上是一支水笔。浴缸旁边是一把方凳,凳子上摆放着一封遗书。遗书是打印的,并没有签名。
    无论是谁看到这张照片,脑海中一定会浮现世界名画《马拉之死》。葛雯雯的死状,几乎和画上的马拉一模一样! 范林看到现场照片,僵着脸询问民警:"你们怀疑,是小晴杀了葛雯雯?" 民警不答,说道:"葛雯雯和赵铭的关系,你和邹晴应该很清楚。"他点开一段视频。 视频是时钟酒店的摄像头拍下的。画面上,葛雯雯穿着红色小礼服,踩着七寸高跟鞋,趾高气扬地走入某个房间。十分钟后,邹晴敲了敲房门,走了进去。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邹晴慌慌张张地跑出房间。

Tags: 骗术 大师 命案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

美高梅在线娱乐_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场_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平台-故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