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背后的眼睛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朱木

    你想干啥
    香妮嫁到柳家庄,成了柳歪嘴的媳妇;柳歪嘴的妹妹柳棉桃也在这一天成了亲,嫁的不是别人,就是香妮的瘸腿哥哥。这地方穷,换亲从来不是件丢人的事!
    成亲的第二天,柳歪嘴就跟着村里人出去讨生活了,家里只剩下香妮一个人,于是里里外外所有的活儿都由她操持。
    这天刚吃完午饭,太阳正当头哩,人家还躲在大树下凉快,香妮就背起药筒子下地了。地里的棉花快叫虫子吃了,再不打药,就怕今年要白忙活了,棉花地离村子远,不紧着去,怕是天黑也赶不回来。
    香妮急急地在狭窄的山路上走着,不知怎么,她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盯着自己,回头看,却不见人影。香妮心里不禁打起鼓来,因为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嫁过来第二天下地的时候,她就感觉背后有眼睛在看着她,可回头打量,却又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有人要打自己的主意?香妮越想越害怕,越走腿越软,还没走到棉花地,眼前就天旋地转起来,终于两眼一黑栽倒在了地上……
    蒙中,香妮觉得有人在用树叶子给自己扇凉风,这不由让她想起了爹:娘死得早,是爹一个人把自己拉扯大的,小时候爹不就是这样天天在睡觉前给自己扇凉的吗?可是爹……爹也已经见娘去了,怎么现在会……香妮猛地惊坐起来,一看,吓得浑身直打哆嗦:给自己扇凉风的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一面摇着手里的树叶子,一面正直瞪瞪地看着自己。这感觉告诉香妮,在背后盯着自己的,就是这双可怕的眼睛。
    香妮惊叫起来:"你想干啥?"
    陌生男人一愣,突然沉下脸来,恨恨地开口道:"我……我恨!恨你!是你毁了我!"
    "你说什么?"香妮一头雾水,"你是谁?我……我根本不认识你!"
    陌生男人歇斯底里地狂喊起来:"哼,棉桃明明喜欢的是我,要不是你,她怎么会嫁给你那个瘸腿哥哥?"陌生男人凶得简直像头发怒的狮子,恨不得一口把香妮吃了。
    "你……是黑子?"这个陌生男人一定就是黑子!香妮嫁过来之后听村里人说过,嫁给自己瘸腿哥哥的女人叫棉桃,棉桃在村里的时候有过一个对象,大家都叫他"黑子",村里人给香妮说了很多关于棉桃和黑子相好的事,还惊叹香妮怎么竟和棉桃长得一个样!香妮心想:黑子一定是想棉桃想疯了,才会这么跟着自己,才会这么盯着自己看!可是,换亲的事能怪自己吗?要不是穷,要不是为了哥哥,香妮也不愿就这么把自己嫁出去。
    看着站在面前的黑子脸上痛苦的神情,香妮不知道该对黑子说什么好,她的眼光里充满了对黑子的同情,也充满了对自己婚姻的哀怨和无助。大概是黑子从香妮的这种眼光里读出了什么,脸上的神情渐渐缓和下来,他看着香妮喃喃道:"你……你怎么会和棉桃长得这么像?棉桃……棉桃也喜欢大中午的下地干活,这个时候地里没人,她就是想和我多待会儿,嘿嘿,太阳把我们两个都晒得……晒得像锅底似的黑,人家叫我黑子,就叫她黑棉桃。可是……唉!"黑子说到这里打住了,一面摇头一面叹气,随后就低下头,抚着手里的东西出神。
    香妮一看,黑子手里轻轻抚着的,竟是一个小棉桃!她心里不由一阵颤动:要能嫁一个这么疼女人的男人,该多好!
    死活不让进
    黑子默默地走了,可黑子和他手里的小棉桃却像挥不去的影子,一直在香妮眼前晃动。不过让香妮奇怪的是,她嫁到柳家庄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怎么平时干活就从来没有见过黑子呢?从此,香妮就开始对黑子留意起来。
    有一次,香妮跟村里人挑担去山那边,回来经过山嘴口的时候,有人指着不远处一座黑乎乎的茅草棚,对香妮说:"瞧,那就是黑子的屋,别看这破样,除了棉桃,他还真没让人进去过, 那天村长去,他也死活把着门不让进。嘿,瞧他那鬼样,不知搞的啥名堂!"香妮听了心里不由一动,悄悄记下了这个位置,隔了几天,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就独自拐了过去。
    黑子正在茅草棚前劈柴,看见香妮来了,先是大吃一惊,继而一阵惊喜,但随即便冷下脸来,说:"你来干什么?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香妮不理黑子,她已经想好了,今天非得进黑子屋里探个究竟不可。香妮猜测黑子所以不让别人进屋,一定是屋里藏着秘密,他不想让人知道,而这个秘密十有八九又一定和棉桃有关。可棉桃现在是自己的嫂子了,所以这个秘密也应该和自己有点关系了吧?黑子果真没有要招呼香妮进屋的意思,于是香妮就硬着头皮自己一头闯了进去。黑子一个箭步冲过来想拉住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香妮看来,黑子藏着的秘密,最多也就是可能在屋子的某一显眼处有棉桃留下的什么信物,只是他不想让人家看到罢了。可是没想到一跨进门,香妮就站在那里傻傻地愣住了。为什么?她完全被眼前这个出乎意料的景象给镇住了—她的目光所到之处,除了棉桃还是棉桃,桌子上、窗台上、墙壁上,甚至草棚的横梁上……大大小小的棉桃,挂了一屋子!有的正饱满,显然是才挂上去的;有的却已经干瘪,只剩了个空壳,自然是挂的时间久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香妮心里深深地感叹着:如此一个情感世界,自然容不得再有别人踏入的!
    香妮不敢再往前挪步了,她轻轻地转过身来,想退出屋去,谁知正与刚跟进来的黑子撞了个满怀。黑子突然像疯了似的扑上来,一把搂住香妮,急切地说:"棉桃,我带你走好不好?咱们离开这儿,我一定能养活你……"
    香妮被他搂得喘不过气来,拼命喊道:"不,黑子,我不是,我不是棉桃,我是香妮!"
    黑子突然愣住了,松开手,呆呆地看了香妮一会儿,猛地推开她,泪流满面地吼道:"你走!你给我走!"
    香妮吓得赶紧跑了出去。
    黑子对棉桃痴情到这般地步,这让香妮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想见见棉桃的冲动。再说,棉桃现在已经成了自己的嫂子,她过得好吗?她和哥哥的关系又会处理得怎么样呢?
    一个星期后,香妮看看地里的活儿忙得差不多了,就决定回一趟娘家。
    动身的前一天傍晚,黑子挡在了香妮收工回家的路上。黑子胡子拉碴,头发乱蓬蓬的,嘶哑着嗓子对香妮说:"香妮……你嫂子病了,听说你要回去,你替我去看看她,给她买点好吃的。"
    香妮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你说什么?她……我……我家离这儿好几十里地呢,你怎么知道她病了?你去看过她了?"
    "你别瞎想,"黑子说,"我只是远远地看看她,我可没干别的,我不会给你哥添麻烦的,我不会再和棉桃说话了。"
    "那你咋知道她病了?"
    "我能感觉出来,她精神不好。"黑子痛苦地一面说着,一面塞给香妮一把小钱,"你去的时候,替我买点好吃的,给棉桃带去。"说完,就掉转头闷闷地走了。
    只要棉桃过得好
    第二天,香妮跑到村头的杂货铺,用黑子给的一把小钱横挑竖挑,好不容易买了一包小点心,提着回到娘家。果不其然,已经成了自己嫂子的棉桃正一脸病容地倚靠在床上,哥哥一个人下地干活去了。
    两个女人猛一见面,就都惊叹彼此的相像!香妮把带来的小点心递给棉桃,她很自然地就把棉桃当成了自己的姐姐,迫不及待地给她说起了黑子屋里那满眼的串串棉桃。
    棉桃一面听一面流泪,嘴里喃喃道:"我知道,我知道他会这样。可我……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我已经怀上你哥的孩子了啊!"
    "真的?棉桃姐,这是真的?"香妮一时反倒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这时候,只见棉桃抽泣着从床角摸出一个小包,剥开一层又一层,最里面露出了一个漂亮的黑棉桃。棉桃对香妮说:"这是我特地用颜料染黑的,你替我带给他。他是黑子,我是棉桃,这黑棉桃就是我俩的化身。留给他做个纪念吧,叫他赶快找个好人家的闺女,他有了自己的家,我心也安了……"说到这里,大颗的眼泪从棉桃的脸上滚落下来。
    "嫂子……棉桃姐!"香妮一头扑进棉桃的怀里,两个女人的手紧紧捏在了一起。
    第二天,当香妮把这个黑得发亮的棉桃交到黑子手里的时候,黑子愣愣地蹦出一句话:"我忘不了她,除非我死!"
    香妮小声劝他道:"你就听棉桃姐一句话吧,说不定以后你会遇上另一个棉桃呢!再说……再说棉桃姐已经有……有身孕了。"
    黑子生生地打断了香妮的话头:"谁也代替不了她,她永远扎在我心里头了。小时候别人都欺负我,说我是野孩子,只有她不,她是第一个送我东西的人,虽然那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棉桃!"
    黑子的话,句句砸在香妮的心里。香妮抬起头,对黑子说:"黑子,你是个爷们,我敬重你,可你……你得为自己想想啊!"
    黑子苦笑着摇摇头:"只要棉桃过得好,我自己就无所谓了,明天我就去省城打工,等攒下了钱,你就再帮我买点东西去看看她,她现在有了……有了孩子,这身体就更得养好!"香妮使劲点了点头。
    可就在第二天,黑子却怀揣着那个黑得发亮的棉桃,永远地走了!为了省下一元车费,他搭了辆无照车去省城,结果在山路拐弯的时候,那车居然就像没头苍蝇似的撞下了山崖。
    在黑子三周年的忌日上,棉桃带着儿子来给黑子上坟,这是棉桃自打出嫁以来第一次回柳家庄。香妮远远地看去,在哭泣的棉桃身边,小侄子正一晃一晃地甩着手里的一根枝条,枝条上面有一个黑得发亮的棉桃,在香妮的眼里是那么的晃眼!

Tags: 眼睛 媳妇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

美高梅在线娱乐_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场_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平台-故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