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今年我毕业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文需众 智慧

    走出大学校门,理想和现实是他解不开的心结,他千头万绪,四顾茫然。这时,转机不期而至……
    1. 美梦难圆
    包飞宇是大学法律系应届毕业生,他做梦都想成为一名法官。但如今大学毕业生就业是个大问题,包飞宇为了找工作连日来做简历、跑应聘,磨破了嘴、走细了腿,却没有一家法院愿意接收他。
    学生不能就业,老师也跟着发愁,包飞宇的班主任老师四处找同学、托亲友帮忙,可眼下法院都在精简机构,在岗的都觉得压力大,刚毕业的新生太难进了!
    无奈之下,班主任老师给包飞宇出主意:如果今年实在找不到单位,可以暂时不毕业,等明年情况好转再毕业,那时进中级法院也不一定。
    包飞宇一时拿不定主意,当晚就向家里打电话,向他父亲请示。
    包飞宇的父亲当过小队会计,有些见识。一听儿子说等到明年才能上班拿工资,顿时"噌"地就上火了:"儿子,千万别上当!这是缓兵之计。现在到处都是推,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你们学校倒好,一下就推到明年。我说儿子,那今年怎么办?你妹妹上学得花钱,能不能今年先把她拿绳子吊起,明年再放下来?你奶奶有病,炕上吃、炕上拉的,能不能今年把你奶奶先放冰箱里冻起来?"
    "老师也是为我们着想呀。"包飞宇耐着性子跟爸爸解释道,"回家等一年,也许明年就业形势会好……"
    "回家等一年?"父亲余怒未消地说,"回家你能干什么?"
    "回来先帮你种种地……"
    没等包飞宇把话说完,他爸就吼起来:"种地?种地还用你读大学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咱们堡子是什么威信?打你考上大学那天起,大伙就知道你是要当大法官的。你二舅昨天还央我让你想法在法院给他找个看门的活儿干干,你回来种地?咱还要不要脸了?啊?"
    包飞宇小声嗫嚅道:"爸,那我怎么生活啊?"
    "你先打打工,城里活好找,实在不行到批发市场倒卖点茄子、辣椒、西红柿。"
    "这不太好吧?我今年当不上法官,明年还得当法官,万一以后让人认出来,那不得喊我‘茄子法官?"
    父亲想想也是,自己要脸,儿子更得保住面子。可是为了供包飞宇读大学,家里已经落了一大笔饥荒,如果现在再叫他每个月拿出五六百块钱,他为难了,不由又埋怨起儿子来了:"你说你当初选什么专业不好,选法律!哪怕选个兽医也好嘛,镇上的刘兽医现在有班都不上了,辞职在家配驴、配马、配骡子,都挣大钱了……"
    包飞宇听他爸爸口口声声不离钱,生气了,说:"爸,你不能只惦记钱,人得有理想和追求。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当法官,你懂吗?"
    父亲说:"不惦记钱?没钱你喝西北风去……"
    包飞宇知道跟他爸讲不通大道理,没等爸爸说完,就不说了。
    刚搁下电话,同宿舍的老六他们就拉他到校园外喝啤酒,吃烤肉。
    校门口有个烤肉摊,是宿舍哥几个经常光顾的地方。老六家里有钱,每次都是他掏腰包请客,不忘拽上包飞宇这个农村来的"穷鬼".
    烤肉摊老板是位五十来岁的妇女,服务员叫小红,长相不差,话语不多,人很勤快,忙前跑后的总是一阵风。她对女老板一口一个姑妈的叫着,两个人亲得像一对母女。见包飞宇他们又来了,连忙笑脸相迎,很快拿来啤酒,端来烤肉。
    喝啤酒、吃烤肉就是图乐,可眼下包飞宇却是满腹心事,闷闷不乐。眼看大家就要各奔东西,大部分同学已经找到了比较理想的单位,差点的虽然改行也有了出路,最差的同意回家等一年,可自己却有家难回,加上学校已经开始催促毕业生抓紧时间离校,自己将成为生活没有着落,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了。这么一想,他哪能乐得起来呀?
    最后一杯啤酒下肚,包飞宇让打着酒嗝的老六他们先回去,自己准备一个人走一走,理一理思路。
    夜色已深,包飞宇默然伫立在路边,沉思了好一会儿,又望望满天星斗的夜空,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回转身,走到烤肉摊前,见女老板和小红已经开始收摊了。
    他略一迟疑,开口问道:"大婶,您知道哪里有租金便宜的房子吗?"
    女老板看了一眼包飞宇,同情地叹了口气,答非所问地说:"工作还没着落?""难啊!"
    "你就没想点别的办法?""我是学法律的,能有什么办法?"
    "别自暴自弃,"女老板停下手上的活计,说,"爱拼才能赢!我倒有一个想法,如果你觉得可行,咱们就唠一唠。不行你也别生气。"
    "什么事?你说吧。"
    女老板说了开来。
    原来,女老板是服务员小红的姑姑,她们俩住着一间14.5平米的平房。现在平房所在的棚户区要拆迁改造,政府有个特困户安居政策,人均居住面积不足7平米的,政府给予补贴,但她们只有两口人,人均比7平米的杠杠多出了半平米。但如果户口本上再添上一个人,这人均居住面积 一"平均"下来,就能享受政府的补贴。
    女老板说:"现在对我们家来说,人,就是钱。"
    包飞宇问:"你们家其他人呢?"
    "唉,一场车祸,小红她爸、她妈,还有我丈夫、儿子都没了。小红那年才八岁,我从郊区搬来照顾她,政府可怜我们,给我办了‘农转非。"
    包飞宇又问:"大婶,我能帮你做什么?"
    女老板试探着说:"我寻思,能不能把你的户口跟我们落在一起?"
    包飞宇纳闷了:"什么意思?"
    "我想招你当上门女婿……"
    包飞宇一听,感到不可思议。
    而女老板却不管他的感受,说,她原想给自己找个老头,在婚介所都找好人了,临到要登记了,又让居委会兜头泼了一盆凉水,说户口已经冻结,不许进人。她就想在户口冻结区找一个,可她在那一片过了好几遍筛子,没想到光棍还缺货,只有一个73岁的老头刚死了老伴。她寻思自己也这岁数了,老头就老头吧,只要能多分点房子,将来让小红能住得宽敞点。不料那个老头不干,还骂她老不正经。
    女老板说到这儿,苦苦一笑,道:"据说户口冻结也有特殊政策,刑满释放的犯人回来就给落户口。可那劳改过的人,我看着都起鸡皮疙瘩。"
    包飞宇说:"大婶,这下您彻底没辙了吧?"
    女老板瞅了包飞宇一眼说:"除了刑满释放的,刚毕业的大学生也能落上户口。"
    "你要找个大学生啊?"包飞宇差点笑出声来。
    女老板却一本正经地说:"看你这孩子想哪儿了。我今年都56了,那不是祸害青苗吗?我是想问问你,你看得上我们小红不……"
    包飞宇这才恍然大悟,这女老板绕了半天大圈子,原来是替她侄女说媒。他不由看了看已经忙活完的小红,只见小红正满脸通红地低着头,一声不吭。
    包飞宇心里在暗笑。他想,自己虽然今年当不上法官,但以后必定是要当法官的,小红她连个体户都算不上,咋般配呀?
    "让我跟你们一起摆摊烤肉?"他笑着调侃道,"烤肉不行,吃肉我还凑合。"
    女老板认真地说:"不用你烤肉。你考研,她烤肉。"
    2. 闪电婚礼
    包飞宇依然摇头,说:"那也不行啊!我是研究刑法、民法、国际法的,你们是研究芝麻、味素、辣椒面的……"
    女老板鼻子一哼:"没有工作,没有地方挣钱,饭你都吃不上,还能研究这法那法?"
    这话冲得包飞宇嘎巴了两下嘴,说不出话来。
    "我看你小伙老实稳当,才跟你说,别人我还看不上呢。"女老板瞪了一眼包飞宇,一撇嘴,说,"要不是拆迁,这种好事能轮到你?就我们小红这才干和模样,根本就不愁找婆家!"
    包飞宇想了想,说:"那我们只登记,不办事,等你们房子落实了,我们就各走各的路,你看可好?"
    "好你个大头鬼!" 女老板生气了,"结了婚再离?离过婚的,那小红还能是大姑娘吗?她以后怎么办?"
    包飞宇吭哧了半天也出不得声,无意间他又瞅了小红一眼,见她正在抹眼泪,他的心猛地一颤,顿时,他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小声对女老板说:"大婶,你让我回去考虑考虑。"
    "对!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女老板觉得包飞宇"有意思"了,"我明天听你准信。"
    此刻,包飞宇的思想乱透了:能考研究生,确实让他动心,见小红抹眼泪,意识到自己那番结了再离的话伤了人。他不知怎么办好,于是拨通家里的电话,向他爸请示汇报。
    父亲大半夜被儿子的电话从被窝里拽出来,一听,当即大喜过望:"哈哈,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儿子,什么时候办?"
    包飞宇说:"那女的是烤羊肉串的。"
    "烤羊肉串的?"父亲一听顿时无语,但稍一琢磨,又问,"挣钱不?一天能挣多少钱?"
    "你怎么就知道钱,钱,钱!"包飞宇生气地把电话摔了。
    第二天上午,女老板真的找到包飞宇宿舍,一见面就问:"考虑得怎么样了?"
    她见包飞宇耷拉着脑袋不吭声,又说:"我要是你,根本就不用考虑。结婚就有房!回迁后就是60多平米。60多平米哇,得值多少钱?靠工资你不吃不喝要攒十年!"她顿了顿继续说,"我才56岁,身体也健,现在帮你们挣钱养家,将来我还能给你们带小孩!小子,这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生意呀!要不,你就摇头不算点头算?"
    包飞宇不知是该摇头还是点头,又给他爸打电话,他爸可不像他那样犹犹豫豫,痛快地说:"成!让她家先帮着把你上学落的饥荒给还了!"
    包飞宇暗叹一声,看了看女老板,默默地点了点头。
    女老板心花怒放,立即拉他和小红办好了结婚登记,接着拿着结婚证书飞也似地跑去落了户口。
    谁也没想到经济最困难的包飞宇一毕业就"闪婚",让他那些同窗兄弟们惊诧不已。
    老六帮包飞宇往新房搬行李,一边走一边打趣:"谁说闪婚都是白领玩的小资情调?你这个穷光蛋才是真正的白领—一分钱没花,白领一个大姑娘,厉害!"
    那间14.5平米的平房成了新房,房间一分为二,当中挂了块布帘子,大的这面是包飞宇和小红的洞房,余下的刚好给小红的姑姑搁了一张小床。
    包飞宇的父亲因拿不出路费,只好不来参加婚礼。包飞宇就提出家里人吃顿饭,意思一下,别搞什么婚礼仪式了。
    但小红的姑姑一百个不同意,她说:"人一生也就这么一遭,咱这是明媒正娶,光明正大的事,干吗不声不响的,要那样今后咱孩儿还怎么抬头见人?"
    她说仪式不仅得办,还得隆重地办,热烈地办。她要找婚礼司仪,摆婚宴,办得热热闹闹。
    姑姑的要求得到老六等哥儿们的支持。老六主动请缨,在学校划拉了一帮还没离校的弟兄,组成一个小乐队,在举办婚礼的饭店门口连吹带打、连敲带拉,《好日子》、《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明天会更好》、《向天再借五百年》这些曲目虽然让他们拉了个半生不熟,却让包飞宇感动得落了泪。
    这么大的响动让姑姑十分满意,小红也是满面春风一脸幸福。
    班主任老师在同学们的簇拥下出席了婚宴,让包飞宇感动得又一次落了泪。
    小红的家在这片即将拆除的棚户区的中心,必须穿过耗子洞一样拐来拐去的小胡同才能到达。不要说坐汽车,连步行还得侧着身子才能进入洞房。这时住在胡同口的一位上了岁数的"垃圾婆",竟不合时宜地扛着一大捆捡来的七长八短的纸板,在前面一晃一晃地走着,挡住了新郎包飞宇和新娘小红的去路。包飞宇见了,仿佛她就是未来的小红,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想:难道这就是未来的法官夫人?
    忙活了一天,该休息了,不料老六又领着几个弟兄冒出来,对包飞宇大喊大叫:"闹洞房喽!"
    包飞宇气得要骂,可姑姑却喜笑颜开地说:"闹!欢实地闹!"
    于是嘻嘻哈哈一番折腾,闹到后半夜,才把老六他们打发走。
    姑姑收拾了一下,说自己去宾馆住。眼见天也快亮了,包飞宇就劝她说:"这么晚了,就在这儿将就下吧,都累了一天,去宾馆还得花钱。"
    姑姑说:"今天是你们的大喜日子,我一个老婆子在这儿凑啥热闹。"说着,她冲两人一笑,拉上门走了出去。
    3. 离家出走
    姑姑在外面住了一个星期才住回来。包飞宇和小红在两人世界里过了一周甜甜蜜蜜的好日子。又过了几天,小红跟姑姑出去卖烤肉了,让包飞宇在家里复习,准备考研。
    小红时刻牵挂着包飞宇,每晚收摊回家,总是忙不迭地嘘寒问暖,每当此时,包飞宇便感到有股暖流传遍全身,但他想当法官的理想仍然毫不动摇。一想到理想和前途,他的脑子就是一片空白,他不住地问自己:难道我十年寒窗,勤奋苦读,就图这么个归宿?
    他眼睛盯在书本上,脑子里却是白纸一张,甚至觉得与小红结婚,小红对自己如此体贴温柔,是往自己脖子上套绳子,让自己掉进了温柔陷阱。他脑子里恍恍惚惚,一会是垃圾婆在眼前一晃一晃,一会是自己身穿法袍在法庭上正襟危坐;一会脑子里鼓胀胀地要爆炸,一会又空荡荡的,只觉得整个脑瓜子只剩一张吃饭的嘴。
    他在纸上不住地乱写乱画,后来发现自己写的全是"包飞宇"这三个字,看着这三个最熟悉的汉字,一种恐惧莫名其妙地袭上心头:包飞宇?我就是包飞宇?我真的是包飞宇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他想到离婚。可又觉得开不出口,小红对自己是真的好,她姑姑对自己也没得说。自己不能这么无情无义,伤害小红!可是不离婚,他又不甘心就这么庸庸碌碌过日子,让老婆卖烤肉串来养活自己。
    包飞宇心里憋闷,他知道自己目前这个状况不要说考研,不疯掉就是万幸,于是他决定出去散散心。
    他跟小红说了想法,又跟姑姑"请假",说要去看老六。姑姑劝他把小红也带上,一起去外面玩两天。
    包飞宇要出去的目的是自己一个人清醒清醒,冷静冷静,就托辞说,他是去和老六研究个案例,得在那住几天,小红去了不方便。就这样,他一个人上了路。
    老六靠着他爸的关系进了黑龙江三岔地区一家区级法院。他见了一身疲惫的包飞宇很意外,打趣道:"这么快新姑爷就回门看我来了?"
    包飞宇一直视老六为无话不谈的知己,就掏心窝地说了自己心里的苦恼,希望他能帮自己在这里找个临时工做做。老六一听,为难地说自己刚来,根基不稳,谁也不认识,不但没法帮着找工作,还担心留包飞宇住在单位宿舍里,会给领导和同事们留下不好的印象。毕竟是哥们,包飞宇理解老六的难处,只住了两天就告别老六走了。
    包飞宇不想回家,他拿着老六给的500块钱又到了另一座大城市,想到那儿再撞撞运气。但他整天出没在这座城市大大小小的法院里,总是精神饱满地进去,灰头灰脑地出来。
    钱很快就花光了,眼看要吃不上饭露宿街头了,但倔强的包飞宇还是不甘心,他决定到劳动力市场去看看,哪怕"掉价"打工,在解决了生活难题后再找门路。
    包飞宇来到东北最大的一家劳务市场,交了一块钱入场费,进入场子。这场子很大,人很多,他还没转到第四圈,就被市场里的治安人员"请"进了市场办公室。因为来这里求职打工的都黑不溜秋,包飞宇斯斯文文,白白净净,像是发面馒头掉进了泔水缸。加上他东张西望,既不像要雇工,也不像要打工,更不像记者或便衣,那他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他实在很可疑!
    包飞宇只得说自己大学毕业没找到工作,想先找个地方挣俩钱糊口,然后再找适合自己专业特长的工作。市场主任老马听说包飞宇是学法律的,同情中多了几分敬重,多看了他两眼。
    就在他们说话间,一个老汉手捂着流血的脑袋撞进办公室,粗声大气地嚷着:"我交钱了,你们就得负责!我在市场里挨的打,我为什么要找派出所……我就找你们市场!"
    老汉身后跟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留着"寸头",也在骂骂咧咧:"就打你了!你装什么大头蒜?"
    马主任赶紧问:"怎么回事?"
    原来,"寸头"青年和老汉是一个镇子上的,他看中了老汉的姑娘,姑娘也乐意,老汉却没看上他,又扛不住"寸头"的死缠烂打,就领着姑娘躲到这里来打工,没想到"寸头"也追到这里,继续纠缠,老汉说了几句硬话,"寸头"恼羞成怒,竟把老汉打了。
    一个工作人员说:"我告诉他们,这是他们自己家的私事,咱们不能管,老头不干……"
    小伙子求婚不成,还把假想中的老丈人给打了,这种事马主任还头一次见到,他对"寸头"说:"你打了你丈人,你丈人他更不能答应你了。"
    "我给他面子叫他老丈人,不给他面子就叫他老鳖犊子。""寸头"仍凶巴巴冲老汉说:"你姑娘都同意了,你装什么蒜?"说着,他手指头都要点到老汉的鼻子尖上了,吓得老汉身后那姑娘直打战。
    马主任拍案而起,吼道:"怎么的?还有没有王法?"
    "寸头"毫不收敛,一步跨到主任面前,转过身对主任轻声耳语:"他不是她亲爹,是后爹……"
    马主任一时不知怎么办,一眼看见了包飞宇,忙说:"对了,你不是学法律的吗,你来给处理处理……"
    包飞宇早已听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对小伙子说:"你把人打了,不管打的是谁,得赶紧给包扎,失血过多,造成伤害可能被判刑。"又对老汉说:"你干涉婚姻自由,他可以告你。"
    话虽不多,条理清晰,浅显易懂,马主任、老汉和工作人员听了都心服口服。
    "寸头"一听,自己不是一点理不占,乐得对老汉说:"听见没?老丈人!我可以告你!"
    包飞宇继续侃侃而谈:"老爷子要是真的干涉了他人婚姻自由,根据《刑法》第257条,能判2年以下有期徒刑。即使情节轻微,也可能处以拘役。"
    "寸头"听得咧开嘴直乐。
    "你也可以打110报警,"包飞宇瞟了"寸头"一眼,对老汉说,"他侵害你的人身权利,根据受伤害程度,可依据《刑法》第四章第234条,判他3年以下有期徒刑,他如果强迫你姑娘,法庭查实,认定情节严重,最高可判10年。"
    "寸头"听了目瞪口呆,人顿时成了瘪茄子。
    "这里是公共场所,在这里扰乱公共秩序的,根据《治安管理条例》第三章第一节第23条规定,可以处5到10天的拘留。市场应该立即打110报警。"包飞宇一边对马主任说,一边抄起了电话。
    "别报!"老汉和"寸头"一听此话,一起拉住包飞宇的胳膊,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都很忙,就别麻烦警察了。我们的事自己合计着解决。"
    说罢,老汉领着闺女走了。"寸头"在后面跟着,也走了。
    马主任对包飞宇真的刮目相看了,心想,我这里还真缺这么一个能说会道的人。
    4. 千里寻夫
    包飞宇离开家转眼过了两个月,连个电话都不打,这是小红和姑姑始料不及的。
    姑姑给包飞宇父亲打电话,包飞宇父亲说儿子没回去,还紧张地问出了什么事。姑姑又给老六打电话,可老六的手机号码换了,打不通。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姑姑害怕了。她想,万一包家来向她要人怎么办?她想报警,既怕丢人,又心存侥幸,想再等等看。可是日盼夜盼又盼了些时日,发现小红已经怀孕了!万般无奈,终于报了警。
    警方通过学校了解到老六的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通过电话,老六说包飞宇在他那儿只住了两天就走了。
    小红姑姑猜想包飞宇准是生了外心,这一出去说不定就不回来了。小红却说包飞宇不会生二心抛弃她。她愁得整天哭哭啼啼,以泪洗面,还时不时问姑姑:"他会不会是让坏人给暗害了?"
    姑姑又怀疑是老六窝藏了包飞宇,她领着小红千里迢迢来到老六工作的城市,在老六工作的法院"蹲坑"盯了好几天,确实没有发现包飞宇的踪迹,这才当面找到老六。姑姑警告老六:"人是从你这儿失踪的,我们就得找你要!你要是敢窝藏,我们就上法院来闹,让你当不成法官。"
    老六想不出辙,又看不出眉眼高低,就一本正经地劝小红:"包飞宇这王八蛋真不是个东西,找到他赶紧跟他离婚。"小红听了这话,扑过去伸手就朝老六脸上抓去,要不是老六逃得快,准被挠个大花脸。
    小红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姑姑长叹一口气,对老六说:"我们哪里是为了多拿点住房补贴才招他做上门女婿,实在是小红跟你们混熟了,天长日久不知不觉爱上了包飞宇,为那小子害上了相思病,我孩儿读书少,心眼实,就喜欢读书人,把那小子看成了心肝尖儿。我实在是没法儿才想了这个招儿,来遂了孩儿的心愿,哪知道……"
    老六听了感动得一塌糊涂,一迭声地承诺,一旦发现包飞宇踪迹,立即通风报信。
    姑姑本想再到别处找找,但小红怕包飞宇这个时候突然回了家,他没带钥匙进不了家门,两个人就赶紧回了家。
    小红为包飞宇的失踪哭天哭地,包飞宇却在这家劳动力市场如鱼得水,大展才华。
    原来这家劳动力市场表面上风平浪静,里面却是鱼龙混杂,纠纷不断。这天,包飞宇外出回到市场,只见办公室门口一个黑胖女人像被蜂子蜇了一样,跳脚大骂:"马大头,你妈的,你装什么鳖犊子龟孙子,你贪污,连人家小寡妇你都不放过……"围观的人群哄堂大笑。
    马主任却紧关房门高挂免战牌,包飞宇一问,这才知道黑女人是市场里有名的女泼皮,绰号"白大虫".
    "白大虫"虽然五大三粗长得黑,但她姓白,又专干刮下岗女工钱财的勾当,人们私底下就称她"白大虫".她仗着和几个恶男人有关系,又能放下脸来撒泼,成了市场里的"梗梗",欺行霸市。只要她撒泼,没人敢拦,如果不让她骂到尽兴,她跟你没个完。
    好鞋不踩臭狗屎,马主任奈何她不得,只得躲。
    包飞宇年轻气盛,看不得她这泼相,于是,他分开众人,对正骂在兴头上的"白大虫"说:"大姐,你肯定受了不少委屈,我给你做主,今天你敞开嗓门儿尽兴骂,但凡你的委屈,我全给你记录下来。"说着他掏出纸笔,"需要打官司告状,我帮你,我可是学法律的。不过,如果你说的不实,那也是你法庭上的罪证。"包飞宇说罢,打开笔记本,又说:"你先说说小寡妇是怎么回事……"
    "白大虫"见包飞宇正襟危坐一脸认真,倒有点怯了,她梗了梗脖子,勉强说:"我也是听人家说的……"
    "人家是谁,请你说清楚,谁能给你证明,请你提供一下证人名单,好调查取证……"
    "白大虫"顿时气馁,她自知不是对手,就左右四顾,说:"我不跟你说,我还有活。"说着要走,包飞宇却一把拉住她,说:"你先别走,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今天把你的事彻底解决了,免得明天再来。"
    "白大虫"使劲挣脱包飞宇,一边逃,嘴里还不服软地嚷嚷:"老娘没工夫跟你小毛孩子嚼嘴磨牙……"乐得一群围观者鼓着掌哈哈大笑。
    接下来,包飞宇又用法律帮马主任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马主任器重他,喜欢他,市场里等活干的常客,也因为包飞宇经常替他们说话,都拿他当干部尊重。
    马主任把原来雇用的夜间值班的更夫辞退,换上了包飞宇,既替包飞宇节省了住宿花销,还为他每月增加了300块钱收入。不少直接找到市场办公室的"好活"、"俏活",马主任也都理所当然地安排给了包飞宇。
    这天,马主任对他说:"小包,把你的工作关系落到这里吧。"
    包飞宇还惦记着自己当法官的梦想,就说:"上这来?来干什么?"
    马主任说:"这么大一个市场,这么多人,还怕没有你做的事啊?"
    "可这里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用不着打官司告状!"包飞宇心事重重地说,"在农村,这些小事村主任出头就解决了。"
    "小事解决不好,就成大事了!"主任说,"前天,‘河北帮和‘山东帮相互撬活,不都动手了吗?"
    包飞宇实在是不甘心放弃自己的法官梦。法官多么重要呀,再说社会地位也不一样。老六学习成绩比自己差远了,现在也人模狗样地当上陪审员,在法庭高高在上地坐着,多威风。
    这么一想,他犹犹豫豫地对马主任说:"让我考虑考虑。"
    这天下午,一辆"沙漠风暴""呜"地叫着开到市场外,车上下来一个女老板,那气派就像外国大片里的"大姐大".她旁若无人地进了市场办公室,一屁股往沙发上一坐,兴高采烈地对马主任说:"哥,我总算离完了!"包飞宇见人家兄妹谈私事,就赶紧走了出去,等女老板走了好半天,才回到办公室,没想到这时马主任正在等他,要跟他讲自己妹妹的事。
    马主任的妹妹"大姐大"开了一家"美丽"烧烤城,刚开始是夫妻店,不到十年工夫发展到在全市开了六家分店。
    "大姐大"发了财,老公却成了赌鬼,他嗜赌如命,还拿大钱出境赌博。"大姐大"好劝歹劝也劝不回丈夫,便当机立断提出离婚。离婚倒也简单,"大姐大"把三个店的财产分割给了"赌鬼"."赌鬼"接了这三家店,打出要把饭店盘出去。
    按理说,剩下的就不是"大姐大"该管的事了,可分出去的三家店200个服务人员也要被扫地出门,这些人有的是当初夫妻店时的元老,从做姑娘干到当媳妇,现在都是孩子妈了,和"大姐大"不是一般的感情,都跑到"大姐大"这边哭求她留下自己。
    大姐大虽然还有三家店,但也收留不下200名服务员呀。
    马主任问包飞宇:"你说怎么办?她们和我妹妹有感情,我妹妹也舍不得她们,她让我无论想什么办法,哪怕犯点小错误,也得给她们找个好人家。"
    他又叹着气,说:"谁能一下收留200个服务员,哪个老板敢要啊?"
    "大姐大"和服务员水乳交融的感情让包飞宇很是感动。他略一思索,说:"你妹妹算错账了,应该抓紧时间,赶紧买下那三家烧烤店。"
    马主任说:"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可那赌鬼要现钱,咱妹妹拿不出来。"
    包飞宇说:"现在烧烤城已经开了十年,员工和烧烤城已经形成企业文化,再有十年,‘美丽烧烤这个牌子说不定比现在的六家店都值钱。如果不兑过来,不出两年,必然要起商标产权纠纷,那时候损失就大了!"
    "啊?"马主任顿时张大了嘴巴。
    包飞宇胸有成竹地提出让"大姐大"用自己三家烧烤店作抵押,向银行贷一笔款子,然后从前赌鬼丈夫手上买回那三家店。
    "大姐大"采纳了包飞宇的意见,又把三家店买了回来。员工们记着她的情义,把烧烤店当成自己的事来做,上下一心,黄土成金,生意越做越好,喜得"大姐大"亲自上门请包飞宇上高档酒店大吃一顿,一口一个兄弟叫着,夸他是个难得的人才,硬出高薪给他派了个法律顾问的头衔。
    包飞宇开心地喝了半瓶白酒,喝得脸红脖子粗,一股成就感强烈地涌上心头。他忽然觉得,这样的工作虽然跟自己的梦想还差着老鼻子,却舒心顺畅,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5. 梦醒时分
    这天,包飞宇突然看到报纸上有篇文章里有老六的名字,文章的题目是:《法官说,法律没有义务澄清事实》。市场里的人看了报纸都说这个法官好糊涂。
    包飞宇十分惊讶:老六怎么能说这种话?
    原来,有一名运动员在一场大赛中服用兴奋剂被查出来,为了逃避处罚,他找了个自己的亲戚当被告,到老六所在的法院打起了官司,原告和被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被告把所有的事全揽在自己身上,法院只能判运动员胜诉。结果出来后舆论哗然,记者到法院采访时,老六竟然对他们说法律没有义务查清事实。
    放下报纸,包飞宇急忙给老六打电话,问他嘴巴上还有没有把门的,怎么张口就乱说话?
    老六一听是包飞宇,惊喜得带着哭腔问:"兄弟,你在哪?"
    包飞宇急切地说:"我在哪不重要,你先说你自己,你怎么能说出法律没有义务澄清事实这种话?这风头出得也太大了,全国人民都看见了。"
    老六叹了一口气,说:"那不是我说的,我现在也没资格审理案件。这话是院长说的。"
    接着,他问包飞宇:"你怎么还没回家?"
    包飞宇纳闷了:"你怎么知道?"
    "你媳妇和姑姑都上我这来找我要人,你现在到底怎么样?快回家吧,兄弟,人家孤儿寡母待你可不薄啊,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人家多担心啊。小红已经怀孕了……"老六说着又打哭腔了,"你媳妇真厉害,我说了一句让她跟你离婚,她差点把我脸给挠了……"
    一听小红怀孕了,包飞宇心里滚过一阵惊雷:"怎么,她怀孕了?她真的怀孕了?"
    "我干吗骗你?她肚子上像扣了一口小锅,谁都能看出来。我说,你这小子不要人五人六地老觉着自己了不起,进了人家门好像受多大委屈似的。你知不知道,小红她是早就瞧上你为你害了相思病,她姑妈急得没招,才想了法子诱你上门。多好的一家人哪,你小子老鼠掉进米缸里还身在福中不知福。真是岂有此理!"老六一口气又给他敲了几榔头。
    放下电话,包飞宇心里说:自己要当爹了!可自己有资格当爹吗?我配当爹吗?
    没等包飞宇想好怎么办,老六的小报告就以电波的速度传到了小平房。
    姑姑听说包飞宇出现了,"噌"地就跳了起来,急切地问:"在哪?我去找他!"
    小红眼泪汪汪地问:"他好吗?"
    "听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好像还行。"老六说,"吃糠咽菜不可能有那种精神,他竟然还有底气教训我!"
    小红继续哭着问:"他是不是又找了好人家,当陈世美了?"
    老六说:"他连个工作都没有,谁能看上他?"
    老六说罢,把从来电显示里提出来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小红。姑姑急不可耐地要给包飞宇打电话,小红抽抽泣泣按住姑妈的手,说:"先别打!只要他还活着,我心里就有了底。他是做法官的料,我配不上他,何必不停地找他,让他心里作难。他如果心里放得下这个家,自然会回来,如果心里没这个家,就是派军队把他抓回来也没用啊!"
    小红如此体谅包飞宇,连她姑姑都为之动容。那么,千里之外的包飞宇又如何呢?
    对当不当法官,包飞宇倒是想通了,他已体会到法律是无处不在的,到处都是用武之地。现在他心里最挂念的是小红。小红心地善良,吃苦耐劳,怀上了孩子还四处奔波寻找自己,老六只说了句让她跟自己离婚的戏言,她竟然差点挠了老六的脸!小红对自己的痴情,新婚时的甜蜜,婚后小红对自己的关怀体贴……他越想越感动,他的眼睛湿润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甜蜜和幸福的电流流过了他的全身。
    他拿起电话就要跟小红通话,可在摁最后一个号码的时候,又放下了。他想,怎么跟小红解释清楚?自己做得也太不男人了呀!
    他想买好车票回去,在半夜时分偷偷地钻回家,钻进小红的被子里。可小红会开门吗?姑妈会骂吗?人家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你,是指望你开门立户撑起一个家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可你都做了些啥?她们还会要你这样小鸡肚肠、鼠目寸光的人吗?
    后悔的同时,他忽然有一种害怕,那个本应属于自己的好日子,只怕再也得不到了。
    他一个人跑到一家小酒馆里,喝了个昏天黑地,喝着喝着,泪水止不住就流了出来,他任凭泪水尽情地流,流在脸上,流进酒中,最后,他像个孩子似的趴在桌子上"呜呜"大哭了起来。
    马主任终于知道了包飞宇的一肚子心事,他没辙,就找来了妹妹。
    "大姐大"来到包飞宇那个狗窝似的宿舍,粗门大嗓地说:"兄弟,回去吧。有一个好人家不容易,人家对你多好呀。 就算不当法官,凭你的聪明劲儿啥事做不好?"
    包飞宇苦着脸沮丧地说:"回不去了,我这错犯得大了,她们不会要我了……"
    "嘿,人活一辈子,谁没个走岔几步的时候!别怕,大姐送你回去!"
    马主任紧跟着说:"我也送你!"
    知道包飞宇要走的消息,不光马主任舍不得,那些常在市场找活的常客也舍不得他,他们一人凑上一块钱,给他买了全套的婴儿用品,装了满满一大包。市场办公室的人也是你一件东西他一件礼物的送了一大堆,就连那个凶巴巴的白大虫也赶来凑热闹,说:"小兄弟,大姐我服你!"
    最让包飞宇感动的是,"大姐大"买回的那三家店200名职工听说了他的故事后,每个人不仅凑份子给他没出世的孩子买了东西,还为包飞宇扎了一个好大的玫瑰花环。
    马主任特地选了个好日子送包飞宇。"大姐大"的"沙漠风暴"在前面开路,那个大大的玫瑰花环就摆在车头厢盖。马主任开着另一辆轿车跟在后面,最后是烧烤城运货的小卡车,满载着大家送给包飞宇的礼物,整个车队浩浩荡荡的,竟有几分送亲队伍的阵势。
    车队向小红所在的城市驶去,包飞宇坐在"大姐大"旁边,车内播出的歌声轻柔地抚摩着他:"从终点又回到起点,走到最后才发觉,总在刹那间,有一点发现……"
    "兄弟,其实你也可以不走。""大姐大"瞥了包飞宇一眼,说,"市场非常需要你,小红和她姑妈本来就在做烤肉,如果她们肯过来,我可以让她们承包一家分店。"
    包飞宇感激地看了"大姐大"一眼,说:"嗯,这是个好主意。我要把发生在这里的故事一个个告诉她们,让她们做选择……"
    车子驶上了高速公路,包飞宇的眼前天高地阔,风光无限……

Tags: 毕业 校门 学生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

美高梅在线娱乐_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场_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平台-故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