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甜井村奇案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董本海

  柱子失踪
  安徽九华山畔有个甜井村,村里有一口几百年的古井,井水清澈香甜。美中不足的是全村四五十户人家,吃用全靠这口水井,由此闹了不少矛盾。矛盾最大的是靠近水井的吴杜两家。
  吴家的主人叫吴永诚,此人是个有理翻江、无理倒海的人物,因为头上有一个碗口大的秃疤,人家背后都叫他"吴赖子".
  杜家的主人叫杜子忠,此人平时脸上不带笑,看人沿地瞄,因为面孔上总是"多云转阴",所以人们便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杜多云".
  一个凶,一个阴,住在甜水井的东西两边做邻居,这下可热闹啦,真是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这一天,杜多云夫妻俩带了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去岳父家探亲,家里只剩下老娘杜大婶,谁知为了打水的事,吴赖子和杜大婶吵了起来。吴赖子泼性大发,由动嘴到动手,竟把杜大婶的衣褂撕破,露出了胸脯。从旧社会来的妇女,哪受得了如此奇耻大辱,杜大婶到了晚上,竟一根绳子,上吊自尽了。
  杜多云人虽阴却是个孝子,夫妇俩闻知凶讯,连夜赶回家,扑在母亲的尸体上呼天抢地号啕大哭。哭过之后,一打听母亲的死是因为吴赖子撕破了她的衣服,他虽没破口大骂,可看得出,他那"多云"的脸更阴了,成天不声不响,阴得叫人见了发悸。等到把母亲的丧事办好,他就病倒了。他有几个要好朋友劝他去告吴赖子,他仍紧闭嘴巴不开口,劝到最后他摇摇头说:"没有用处,妈是自己上吊死的,不是吴赖子吊死的,告也是白告。"说罢这话,他吃力地撑起身子,从窗户往外瞪着吴赖子的家,从嘴里又挤出一句话,"哼,让他等着好果子吃吧!"
  再说吴赖子家,打杜大婶上吊自尽后,他那泼赖劲竟一点没收敛。他照常像没事似的往镇上跑,照常倔头倔脑到处逛。
  吴赖子三十多岁才和一个叫张桂兰的寡妇成了家,生了个儿子今年四岁,名叫小柱子,是个结实、逗人的小男孩。夫妻俩喜欢得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飞。这一天吴赖子从镇上买了一个小银锁,套在小柱子的脖子上,然后把他搂在怀里亲着逗着,父子俩闹得笑声不绝。张桂兰见丈夫和孩子在逗乐,却怎么也乐不起来,禁不住叹了口气朝杜多云家努努嘴,说:"小柱爹,你还有心思乐,那边的事不知咋了结啦?"吴赖子头也不抬地说:"怕啥?她自己上的吊,关我屁事!我怕个球,扯破点衣服不犯罪!报复也不怕,谅他也不敢杀我人,放我火,下我毒!"
  杜大婶下葬后的第二天一早,小柱子脖子上挂了小银锁,蹦蹦跳跳地到村里玩去了。到了吃午饭时,仍不见小柱子回来。因为小柱子常常玩得不回来吃饭,所以夫妻俩也没在意。吴赖子拿来瓶酒和酒杯,在饭桌边坐下来,说:"不等了,我们先吃饭吧。"张桂兰端上饭菜,吴赖子自斟自饮,照例喝了三杯酒,还不见小柱子回来,不免有点不放心地说:"这个混小子,越玩越野了,连饿都不知道,你去找找吧。"张桂兰端着饭碗,来到院门口,放开嗓门喊起来。可是喊一阵,不见应声。她又跑到前后左右邻居家去问,大家都说没
  小柱子究竟哪去了。村里人纷纷议论起来,有的说"小柱子迷了路",有的说"小柱子被人贩子拐骗走了".吴赖子夫妻俩连晚饭都无心吃,男的蹲在地上,抱着脑袋一声不吭,女的趴在床上呜呜地哭个不停。吴赖子闷了一会儿,突然跳起来吼道:"小柱子一定是被杜多云这狗禽的害死了!今天上午村里就他一个人生病在家,正好下毒手!"他一边吼,一边抓起瓶酒,一仰脖子一口气灌下了小半瓶,随手"叭"一声,把酒瓶子一扔,两眼通红吼着:"老子今天不给你姓杜的一点颜色看,就不是人养的!"说完从柴垛上操起一把雪亮的斧头,撒腿奔出院门。
  正当吴赖子冲出院门,迎面过来一人将他拦腰抱住,使劲夺下了他手里的斧头。他抬头一看,原来是村长马福来。马村长板着脸说:"不许胡来,你给我回家去!"说着把吴赖子连拉带拽拖回家,说:"我刚从乡里开会回来,听说小柱子失踪了,就赶了来。这件事要报告公安局,谁无法无天做蠢事谁可得负责!"说完又安排人继续寻找。
  第二天上午,县公安局侦察股长王常绿接到吴赖子报案,立即带了助手来到甜井村。
  王股长来到甜井村,经过一个下午调查,他们俩列了几个有嫌疑人的名单,排除了一个个嫌疑对象,最后只剩下杜多云一个人。因为杜多云生病卧床,他们决定登门拜访。可是到了杜家,却证实了杜多云的确病得很厉害。他一见公安人员,紧张得满脸泛红,赌咒发誓说他没害死小柱子。但他提供了一个情况,说他在昨天上午发烧烧得昏沉沉时,曾隐约听到村里传来几声货郎的拨郎鼓声。再问时,他再也没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情况,王股长等只得告辞出来。
  王股长和马村长一方面动员了甜井村的男女老少去寻找小柱子,一方面向村民们了解,证实昨天上午九点钟左右,确实有个卖针线的货郎到村里来过。这个货郎身材高大,左腿有点瘸,头戴一顶大草帽,帽檐压得低低的。村民们提供的情况,证实了杜多云没说假话。于是王股长通过工商所、税务所,却找不到这个货郎的档案,又通过电话遍查了几个村,都没发现这个瘸腿货郎。王股长感到奇怪,立即向邻县打了电话,把那个瘸腿货郎的相貌特征说了一遍,请他们帮助协查。几天后,邻县公安部门均来了回电,都说没有发现过这个神秘的瘸腿货郎。
  公安局又在报上登了寻找小柱子的启事,可惜也还是毫无结果,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小柱子仿佛从地球上消失了。
  小宝惨死
  小柱子失踪以后,吴杜两家的关系更加紧张了,整天吵个不停。特别是吴赖子,什么话难听拣什么话骂,祖宗八代都被他***血淋头。
  为了控制他们两家的紧张关系,马村长连嘴皮子都磨薄了,可是,吴赖子像是咸菜缸里的石头——一言(盐)不进,矛盾不但没有缓和,反而逐步升级起来。
  这天上午,两家的争吵终于大爆发,各自拿出斧头,菜刀就要动武,要不是左邻右舍死命拉住,夺下斧头、菜刀,准又酿成一场流血事件。吴赖子被人拖开了,还指着杜多云的鼻子大骂:"姓杜的,你这个杀人犯总有一天要吃枪子!"杜多云气得脸色发青,回敬道:"*****,拿证据来!"吴赖子一边跺脚一边嚷:"你小子别逮着证据这根救命稻草不放。你小心点,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丫头宰掉!"杜多云冷笑说:"哼,你有种就来宰!"吴赖子气急败坏地吼道:"老子说到做到。不出三天我不叫你断子绝孙,就誓不为人!"
  杜多云的女儿名叫小宝,小家伙长得胖乎乎,见人笑眯眯,一笑脸蛋上就现出两个小酒窝儿,虽说是个女儿,可杜多云夫妻俩把小宝疼爱得像凤凰生的金卵——宝贝蛋一样。杜大婶死后,小宝没人带了,夫妻俩下地干活时,只好狠狠心,把小宝绑在摇篮里,锁在家中。
  这天中午,杜多云的老婆赵金凤先回来给女儿喂奶。她急匆匆回到家,看到窗户大开着,她探头从窗户里往里一瞧,见摇篮里系着小宝的布带子松开了,小被子没头没脑地盖在头上,感到十分奇怪,急忙忙掏出钥匙开了门,三步跨到摇篮前,掀开小被子一看,"啊"地惊叫一声,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一会儿,杜多云从田里回来,一进门,见妻子倒在地上,大吃一惊,连忙扶起妻子,又是掐人中,又是捶后背,好一会儿,她才缓缓苏醒过来。杜多云忙问:"金凤,你这是怎么啦?"赵金凤这才"哇"的一声放声大哭,她一边哭,一边泣不成声地说:"小宝,她……"杜多云松开老婆,急忙来到摇篮前,掀开小被子一看,仿佛当头挨了一棒,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呆住了。
  杜多云夫妻俩的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惊动了全村人,人们奔到他家里,立刻被摇篮里的惨景惊得毛骨悚然!原来,小宝已经被开水烫死了!惨不忍睹……
  杜多云哭了一阵,突然跳了起来,瞪着通红的眼睛,咬牙切齿地骂道:"好你个吴赖子!真的说到做到了,老子今天也不要活了!"说着他操起一把铁锹,像一头野牛似的冲出家门。几个小伙子见势不妙,拼命地把他抱住,夺下了铁锹。杜多云的话提醒了痛哭流涕的赵金凤,她奔出家门,歇斯底里地大骂:"吴赖子,你这个**养的!要杀要剐,你冲我们来,孩子有什么错,你把她烫死!你还有没有人性呀!"吴赖子夫妻也不示弱,也气势汹汹地从家里冲出来,双手叉着腰,跳着脚嚷道:"嘴巴放干净点,别血口喷人!给我拿出证据来!"杜多云嚷道:"你早晨说的那些话就是证据!""几句话算什么证据!你们拿不出真凭实据,就是诬蔑好人!"
  两家人正骂得不可开交时,马村长闻讯赶来,制止了双方吵骂,刚要向公安局报告,突然想到要保护现场,马上跑到杜多云家里一看,只见满屋都是看热闹的人,围着摇篮指指点点,有的还自作聪明地在窗台上和地上寻找烫死小宝的凶手的脚印。他急得直跺脚:"哎呀,现场都让你们破坏了!你们都给我出去!"
  王股长和助手们正在为小柱子失踪案在研究下一步怎么办时,突然接到马村长的报案电话,心里在想:真是怪事!小柱子失踪案还没有头绪,现在又发生了小宝被烫死案。甜井村怎么尽出现怪事,跟小孩子干上了。于是,他立即和助手驱车赶到甜井村。
  王股长打量着整个现场,这是杜多云家的外屋。房子盖的时间不长,前门、后门、里屋门窗都没有撬压的痕迹。外屋前后有两个很小的窗户,后窗完好无损,只是前窗的八根木头窗衬齐根断了一根,一个中等身材的人正好可以挤进来。王股长用放大镜检查窗衬的断口处,发现断口的痕迹不是新伤。他又蹲下身子,在前窗下面的地上检查起来,结果发现了几根一寸多长棕黄色的毛。他捡起这几根毛,仔细打量着,思索着,一声不响地把毛捡起夹入勘察记录本里,然后又去检查烫死小宝的木盆,盆上没发现指纹。他又到外星大桌子上仔细地检查了两个暖水瓶,也没发现指纹。看来凶手是戴着手套作的案……
  勘察完毕,凶手未留下一丝痕迹,大家认为,这是一起经过精心策划的杀人案,法医仔细地把小宝的尸体检查一遍,得出小宝是被活活地按在盛满开水的木盆里烫死的结论,并推断小宝是在当天上午八点半左右被害。
  王股长为了弄清前窗的木头窗衬是怎么断的,便来到杜多云家,一见杜多云就问:"你家前窗的窗衬是怎么断的?"杜多云说:"一个月前,我把钥匙弄丢了,就把窗衬弄断了一根,从家里拿出了备用的钥匙。"王股长问:"你怎么不把窗衬修好,不怕人家进来偷东西吗?"杜多云说:"就是为了防止人家来偷东西,我们每天都把前窗关上,今天上午吵架忘记了。"王股长摇头叹息了一声,告辞而去。
  王股长来到马村长家,准备商讨一下案情,决定下一步如何行动。马村长把他们领到自己家的院子里,笑着说:"真是对不起,家里地方小,请同志们就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商讨案情吧。"王股长领头在葡萄架下落座,笑着说:"客气什么,坐在这里又凉快,空气又新鲜……"王股长话没说完,突然从屋里窜出来一只全身都是棕黄色毛的大狗,龇牙咧嘴地向他们扑来。马村长气恼地踢了狗一脚,喝道:"**,滚。"狗遭到主人的打,委屈地退回屋里。王股长看到狗毛是棕黄色的,心里猛然一动:现场发现的几根棕黄色的毛,会不会是凶手穿着棕黄色狗皮袄作案留下来的呢?啊,不对!六月份的天气哪里还有人穿皮袄呀?也许是为了化妆才穿的吧!会不会是凶手患有严重的关节炎,戴着棕黄色的狗皮护膝,不小心留下了罪证呢?对,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应该注意查明患有严重关节炎,有棕黄色狗皮护膝的人和有棕黄色狗皮袄的人。
  "悟空"作案
  王股长和侦察员们查遍了全村,也没发现他要查的东西。但有个村民说,上午吴赖子和杜多云吵过架后到责任田里干活,不一会就回了一次家,大约半个小时后才回到田里干活。这些村民还说吴赖子一肚子坏水,又心毒手狠,杀猪、打狗样样在行,加上他又发誓说要宰掉小宝,他烫死小宝极有可能。
  听了这些反映,王股长决定到吴赖子家去摸摸底。他和一个助手来到吴家,吴赖子的老婆殷勤地递烟倒茶,不自然地赔着笑脸,手脚都有点儿发颤了。吴赖子则坐在椅子上一动没动,冷眼打量着两位不速之客。
  王股长在椅子上坐下,掏出香烟,递一支给吴赖子,点上烟抽了一口,便单刀直入地问道:"你上午八点半左右回家一次都干了些什么?"吴赖子见问,手不由地一哆嗦,香烟差点掉在地上,他猛抽了几口烟,分辩道:"我不是八点半回来的,我是整九点钟回来的。我回家时,还打手势问过吴聋子现在几点了,他打手势说是九点钟,他可以做证。我回来是拴‘孙悟空’的,把它拴好后就又干活去了,别的什么都没有干呀。"王股长一时没听清楚,追问了一句:"你回来拴什么?"吴赖子老婆急忙解释说:"就是回来拴猴子的,我家养着一只猴子,名叫‘孙悟空’。"
  原来,吴赖子家祖辈三代都是耍猴艺人,他养过三只猴子,分别叫"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平时,拴在院子里看门守户;农闲时就带着它们走村串乡地耍玩,运气好时,一天能赚几十块钱。他能富裕起来,还多亏了耍猴。眼下,"猪八戒"、"沙和尚"死了,只剩下一个"孙悟空".它很通人性,十分聪明能干,能帮助人干一些如点烟递板凳这类的简单事情。村里的小孩子都喜欢来逗弄它。今天上午,他们家和杜多云吵架,一时疏忽,忘记拴"孙悟空"了,吴赖子到田里干了一会活,想起没拴"孙悟空",怕它跑丢了,就赶回家,看到它在院子里蹲着,就把它拴在柱桩上,又回到田里干活去了。
  王股长和助手离开吴赖子家,一路苦苦地思索着,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不停地把手指关节扳弄得"叭叭"响。熟悉他的助手看到这个动作,就知道他十有八九发现了什么可疑的线索。走了一段路,助手想出了一个问题:"股长,‘孙悟空’会不会是吴赖子故意不拴,然后借回来拴‘孙悟空’为名,顺手做了案呢?他说吴聋子可以证明他是九点钟回来的,这显然是撒谎,吴聋子大字不识一个,怎么能认识钟呀!"王股长没有说话,轻轻地摇了摇头。
  王股长他们回到县里,把案情向领导做了汇报,鉴于甜井村连续出了两件大案,便成立了"甜井村案专案组",由王股长亲自带队,驻进了甜井村。
  专案组经过两天走访、调查,各小组进展极微,专案组的许多人像破了的塑料公鸡——垂头丧气起来。
  王股长却不然,他一边兴致十足地听取大家的汇报,一边把手指扳得"叭叭"直响。这时,那几根棕黄色毛的技术鉴定报告送来了,王股长打开报告看了一遍,立刻向大家说出了凶手的名字,大家一听,惊愕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王股长深深地吸了口烟,不紧不慢地说:"你们许多人怀疑小宝是吴赖子烫死的,这并不奇怪,他有害死小宝的动机,只要遇到合适的机会,他可能会下手的。但事实是他说他二十五日上午回来拴‘孙悟空’,问过吴聋子是九点钟。吴聋子虽然不识字,可确实能认识钟,他证明吴赖子是九点回来的。据法医鉴定小宝被害在上午八点半多一点,时间不对,凶手不可能是他。而在现场发现那几根棕黄色毛的技术鉴定报告刚才送来了,真正的凶手出来了。现在让我们去看一场精彩的表演吧。"
  王股长命一个侦察员驾车到县城买来一个大玩具娃娃,绑到杜多云家的摇篮里,盖上小被子,就像一个十分听话的小孩子在睡觉。然后叫大家躲在后门和后窗的后面,自己和杜多云、吴赖子躲进里屋,关上门,嘱咐他们俩只许从门缝里向外屋看,千万别弄出响声。吴赖子被弄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杜多云倒很精明,预感到可能要埋伏起来捉拿凶手,他偷偷地摸来一把柴刀,别在裤带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外屋开着的窗户。
  这时,吴赖子的老婆按照王股长的精心布置,把"孙悟空"松开,轰赶到院门口,和几个妇女把几个盛满温水的暖水瓶里的水倒进木盆里,开始给几个小孩子洗澡,故意搔抓他们的胳肢窝,小家伙们被逗得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弄得水花四溅,有趣极了。"孙悟空"看到这有趣的场面,心里痒呼呼的,急得抓耳挠腮,把爪子伸到木盆里去玩水,张桂兰打了它一巴掌,它遭到女主人的打,委屈地退到一边,呆看了一会,两只小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几下,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身向杜多云家跑去。
  "孙悟空"来到杜多云家门口,看到前窗户是开着的,便跃上窗户,蹲在窗台上,抓耳挠腮地向后屋张望着,几根棕黄色的毛被抓下来,飘落到窗下。"孙悟空"向在木盆里打闹的小家伙看了一眼,跳到屋里,熟练地从墙角拿来木盆,放在地上,从大桌子上分别拎来两个暖水瓶,倒了满满一盆开水,然后来到摇篮前,把布带子解开,抱着玩具娃娃来到木盆前,"好心"地给这个布娃娃"洗澡"……
  杜多云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切,几乎要气疯了,心里想道:原来烫死小宝的凶手就是这个千刀万剐的**!他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从裤带上抽出柴刀,猛地拽开门,冲出去,猛地一菜刀劈在"孙悟空"的脑袋上,它怪叫一声,倒在地上,脑浆四溅,四肢抽搐几下,一命呜呼了。
  大家呼啦一下从后门涌了进来,一个助手为防止出意外,把杜多云手里的菜刀夺下来。大家看看倒在地上的"孙悟空",纷纷议论道:"真没有想到,猴子还能烫死人呀!"
  银锁之谜
  小宝被烫死的案子侦破了,但小柱子仍无踪迹,王股长没顾得喘口气,就赶到马村长家。马村长知道王股长是个"茶篓子",给他泡了一杯茶,王股长没等茶叶泡开,便急不可待地端起茶杯,美美地喝上一口,可是他茶刚进嘴还没等品味,立刻"呸"一声吐了出来,嚷道:"老马,我早听说你们甜井村的井水泡茶好喝,想不到是刷金的泥菩萨——徒有虚名。这茶水是什么怪味呀?"马村长抱歉地说:"我们村的井水泡茶好喝,确实是真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道理,最近几天井水里有了一股怪味,而且怪味越来越重,真是奇怪呀。"
  王股长一听,心里猛地一动,连忙警觉地端起茶杯闻了闻,又细心地呷了一小口,立刻又吐了出来,猛地放下茶杯,站起,果断地说:"老马,走,你立刻派人把井打捞一下,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
  马村长亲自带着几个人去打捞水井,打捞人下井不久,立刻从水井里传出了"呀!"一声惊叫。人们凑拢一看,从井里打捞上来的竟是一具小男孩的尸体,身上绑着一块石头,嘴里塞着一块手帕,躯体已经腐烂,五官已辨认不清了。吴赖子夫妻俩从尸体穿着的衣服上认出,尸体正是他们失踪多日的小柱子。吴赖子老婆"哇"一声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甜井村人想到这么多天吃的都是"泡尸水",胃里像有成百条蛆虫在乱拱乱爬,许多人当场呕吐起来。
  王股长脸色沉重地说:"唉,都怪我粗心大意,什么地方都找过,怎么偏偏忘记了打捞这口水井!"说完,他立即命人去请法医验尸。
  结果很快出来了,小柱子是被人掐死后扔到井里的。王股长盯着尸体,看了一阵,忽然想起了什么,把吴赖子喊过来,问:"小柱子失踪那一天,他戴银锁了吗?"吴赖子说:"戴了。"王股长又蹲下身子,从小柱子嘴里拽下手帕,小心翼翼地展开仔细一看,手帕是用白的确凉做的,中间绣着一个"宝"字,四周是用彩线绣的花边,针法十分纤细。王股长问吴赖子妻子:"这个手帕是你家的吗?"她看了一下手帕说:"不是,我家没有这样的手帕。"王股长问几个围观的姑娘:"你们能认出来这个手帕是什么人绣的吗?"还没等众人开口,人群中的吴兰英站了出来说:"这个手帕是杜子忠家的,是我帮他们家绣的。"股长追问了一句:"你能肯定吗?"吴兰英指着手帕上的字说:"这个‘宝’字就是他家小宝的名字呀。"
  兵贵神速,王股长匆匆安排好现场的善后工作后,和助手们来到马村长家,正要研究下一步行动。突然门外有个一跛一拐的人闯了进来。此人是吴聋子,只见他气喘吁吁,神色不安地说:"公安同志,我坦白,我坦白……"说着,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银锁,说:"这个银锁是小柱子的,我是从杜子忠家后院子里挖到的。"王股长接过银锁,仔细地看了看,不紧不慢打着手势问:"你是怎么挖到银锁的?"吴聋子涨红了脸,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地说出了事情的原故:
  在小柱子失踪的下午,吴聋子偷偷溜进杜多云家后院想拿几张瓦片修自己的房顶,谁知他一进院子看到杜多云在一棵桃树下埋着什么东西,吴聋子连忙躲在一旁,等杜多云埋好回屋,就悄悄地过去挖开一看,原来是一把银锁,本来就贪小的吴聋子便顺手牵羊拿走了。后来,事情闹大了,他才知道这银锁是小柱子的,他本来和吴赖子关系不好,又怕说出来和杜多云家结仇,就藏起银锁,把这件事埋在心底里了。现在小柱子的尸体发现了,他虽然是聋子,心里很清楚,公安同志必定会追查银锁,怕到最后自己说不清楚,就匆匆从现场溜走,从家中拿来了银锁,来坦白了。
  王股长听完吴聋子的交代,思索片刻,严肃地说:"你以前知情不报是很错误的,不过现在能主动来反映还是对的,这样吧,刚才说的这些情况,不许泄露出去!好,你先回去吧。"
  等吴聋子一走,王股长和助手很简单地商量一下,决定找杜多云正面接触,搞清银锁问题。谁知他们一跨出门,就见前面五六步外有个黑影想溜。王股长大喝一声:"谁?"随即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一把将黑影揪翻,转过身子一看,不由一愣。
  原来黑影不是别人,正是杜多云!王股长也不和他多说,就把他拉进马村长家,讯问起来。
  杜多云急了,连声嚷道:"冤枉,我,我没有……"王股长也不和他论理,拿出小柱子的银锁在杜多云面前晃了晃,问道:"你看看,这是什么?嗯,你一定知道它的来龙去脉,想讲清楚吗?"杜多云看到银锁,顿时面呈灰色,说话也语无伦次了:"王股长,我错,我错……小柱子确实不是我害死的!银锁是别人扔到我家里来的呀……"王股长递给他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然后严肃地说:"事到如今你可不许再有半点隐瞒了,要老老实实地把情况详细地说出来。"杜多云连连点头,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事情的经过那天杜多云发高烧睡在床上,九点钟左右听到有拨郎鼓声,不一会听到"当啷"一声,有个东西掉在自己家里窗下的痰盂里,他当时浑身无力,也没有起来看看是什么东西。"下午,他听说小柱子失踪了,心里暗暗高兴,忽然想起上午外面扔进来的东西,过去一看,认出是小柱子的银锁,顿时大吃一惊,知道小柱子可能被人害了,凶手向自己头上栽赃陷害。这时,他肚里做文章了,心想要是让人知道小柱子的银锁在自己家里,这可不是玩的,要是去实情相告,还不便宜了吴赖子。考虑再三,决定把这件事隐瞒下来,连老婆都没让知道。于是他趁着人们都不在家,就把银锁埋在后院一棵桃树下面。刚才小柱子的尸体被找到,杜多云认出来小柱子嘴里的手帕是自己家的,加上公安局在追查银锁,他意识到现在不主动把银锁的事交代出来,以后查出来,就更说不清楚了。于是他匆匆溜回家,跑到后院子里的桃树下去挖银锁,可银锁却不翼而飞,这可把他惊傻了,急忙跑来想找公安局同志坦白交代。谁知走到门口,又觉得公安局的同志不一定相信他的话,正在进退两难,正好被发现了。
  杜多云把事情经过交代完,王股长心里想:杜多云的交代和吴聋子说的是一致的,如果情况属实,罪犯可能是故意栽赃陷害他,扰乱我们的视线。他想了一想,便放杜多云回家。
  柳塘浮尸
  案情有了发展,但也更加复杂化了。王股长和专案组的同志们对案情进行了分析推理,注意力自然地都集中到那个查无音讯的神秘的瘸脚货郎身上。王股长听着大伙的发言,不停地把手指扳得"叭叭"直响。待大伙发言差不多时,他停止扳手指,开口说:"我提一个问题,假如你们知道一口井里有一具尸体,你们会不会去喝这井里的水呢?"大伙异口同声说:"那还用问,当然不喝。"王股长说:"那就对了,甜井村全村只有一口水井,河塘离村又远,我认为只要重新调查一下,在小柱子失踪后,最初的几天里,井水还没有异味时,什么人就开始不吃井水,那就说明这个人不是凶手就是知情者!"经他这么一说,大家心里一亮。经调查,在小柱子失踪的当天下午,住在杜多云家对门的吴来喜就舍近求远地跑到两里路外的柳村塘挑水吃了。
  这一天下午,吴来喜从柳树塘钓来了两斤多鱼,回家对妻子吴兰英说:"记住,一定要用我挑来的塘水洗鱼烧汤,不要用井水。"吴兰英平时吃不惯塘水,所以等吴来喜一走就想:我今天就是用井水烧鱼,看你吃不吃。吴兰英烧好了鱼汤,吴来喜回来了,盛了一碗鱼汤,用筷子夹起一块鱼肉尝了尝,突然不放心地闻了闻碗里的鱼汤,问:"你是用什么水烧的鱼汤?"吴兰英说:"是用井水烧的。"吴来喜立刻恶心的把嘴里的鱼吐了出来,把碗往地上一掼,发火道:"我不是嘱咐你了吗?呸!好菜都让你糟蹋掉了。"说着把鱼都倒了。吴兰英气得哭了一场。
  王股长觉得不能再拖了,果断决定立刻亲自带人直奔吴来喜家。
  到了吴来喜家,出来开门的是他的妻子吴兰英。王股长问:"吴来喜在家吗?"吴兰英神色不安地说:"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昨天一夜都没有回来。"王股长心头一紧。正要询问吴来喜的去向,忽然看到马村长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王股长,刚才有人报告柳村塘里发现一具尸体!"大家顿时一惊,王股长忙同:"死者是男是女?"马村长说:"是一个男的。"王股长随即带人和马村长直奔出事地点。
  他们迅速赶到了柳村塘,果然看到水中半沉半浮着一个男人的尸体,头部正好被一个荷叶遮挡住了。王股长和一个侦察员跳下水,游了过去,把尸体抬上了岸,把他的面部翻过来,大伙一看,死者竟是吴来喜!
  王股长仔细环顾一下现场,柳村塘很小,中间是一片绿伞一样的荷叶,周围杂乱地栽着几十棵粗壮的柳树,树荫浓密,几只黄雀婉转地鸣叫着互相追逐,环境十分幽静。
  不一会,法医驾车赶来了,经检查,证实吴来喜是醉酒落水窒息而死,死亡时间有十四个小时了,全身没有可疑的伤痕。
  王股长认为,当务之急是急需搞清吴来喜究竟是酒醉落水而死,还是畏罪自杀,或被人谋杀。而要弄清死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吴来喜会游泳吗?经过了解,甜井村的人都说:吴来喜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下水游泳。王股长皱着眉头想:如果这情况属实,那么就不能排除吴来喜就是杀害小柱子的凶手,因为他觉得罪行即将暴露,而畏罪自杀。
  王股长回村后又来到吴兰英家。此刻吴兰英已经得知吴来喜的死讯,哭成了泪人。等她平静下来以后,王股长开始询问:"吴来喜昨天是什么时间离家外出的?有没有说过要到什么地方去呢?"吴兰英哽咽着说:"他是昨天下午五点钟离开家的,说要到财神爷家去吃饭。"王股长忙问:"财神爷是谁?"吴兰英摇了摇头。王股长思索片刻,又问:"吴来喜出门时有什么反常的举动?说过什么你认为是反常的话吗?"吴兰英想了一下,说:"昨天下午临出门,他说过几天就去买一台一千多块钱的彩色电视机,可以向村里人收费,发一笔财。我知道家里没有钱,就好奇地问他一千多块钱从哪里来,他说可以向财神爷去借。"
  王股长从吴兰英家出来,脑子里不停地翻腾。村民们反映,吴来喜平时好吃懒做,吊而郎当是事实,他在小柱子落井后不喝井水也是事实,但这些并不能肯定他是杀害小柱子的凶手。如果假定他是杀害小柱子的知情人或者目击者,借机向凶手敲诈勒索,凶手难以填满他的无底洞,被逼急了害死了他,那么这个凶手就应该是被他称为财神爷的那个人了……
  铁牛入网
  王股长回到公安局,和专案组的人正在研究如何追查"财神爷"时,突然有个小伙子登门对王股长说,他是吴来喜原来的邻居,在发现吴来喜被淹死的头一天晚上,他曾路过那个柳村塘,当时看到一个高个子男子浑身湿淋淋的,赤着一只脚,一只脚好像穿的解放鞋,慌慌张张向东沙村跑去,因当时那人跑得很快,未能看清他的长相。小伙子怀疑此人是否就是害死吴来喜的凶手。
  小伙子报告的情况,对于一时陷入困境的调查工作无疑是拨开了迷雾。王股长高兴地送走小伙子之后,派人来到吴来喜落水的柳村塘,果然找到了一只四十二码的解放鞋。然后,王股长带了鞋来到东沙村,村干部们告诉王股长,在他们去看了吴来喜尸体回来,发现村里的杨铁牛母子为烧胶鞋事发生争吵。杨铁牛的妈寻死寻活骂儿子是败家精,赌钱输了五百元就偷老娘的钱。王股长听了,拿出了鞋子,村干部们见了都说杨铁牛曾穿过这样的解放鞋。
  王股长考虑了一下,决定让村干部去叫杨铁牛。不一会,杨铁牛来了。王股长抬头一看,只见杨铁牛身材高大,肩宽膀粗,真像一头健壮的公牛。王股长看了他一眼,单刀直入地问:"你是杨铁牛吗?"杨铁牛点点头。王股长又问:"听说你赌博输掉了五百块钱,是真的吗?"杨铁牛又点点头。王股长追问道:"在什么地方赌博的?参加赌博的有些什么人?"说着,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住杨铁牛的眼睛,惊得他心慌意乱。王股长见杨铁牛不回答,突然变了问题:"你烧掉过一只解放鞋吧?"这时,杨铁牛第一次开了金口:"不,不,烧了两只。"崭新的解放鞋你为什么要烧掉呢?"杨铁牛又没有了答词,他把头低垂到胸前,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不再开口了。
  王股长在屋里兜了个圈子,突然从包里抽出那只解放鞋,喝道:"杨铁牛,你看这是什么?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的吧。"杨铁牛慢慢抬起头来,瞟了一眼解放鞋,顿时变了脸色,额上渗出了汗珠子。王股长一看出击的火候到了,他一字一顿地说:"杨铁牛,你还不老实交代罪行!知道吗?吴来喜又被我们抢救活了!"杨铁牛哪里知道有诈!顿时像被炮弹击中,"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说道:"我说,我有罪,我该死!全都坦白交待……"
  原来两个月前,杨铁牛到县城去卖猪肉,卖了一百多元钱,他把一百元钱数好,放在里面的口袋里,不时用手摸摸口袋,谁知道越小心越出鬼,到家发现这口袋底脱了线脚,钱还是给丢了。他赶回县城,东打听,西打听,知道钱被甜井村吴赖子捡去了,杨铁牛想去把钱要回来,便找到吴赖子赔着笑脸讨钱。吴赖子是个什么人物!到嘴的肥肉哪里再肯吐出来?他冷笑着说:"你说钱是你的,你喊钞票一声,钞票要是答应了,我就还给你,怎么样呀?"杨铁牛气恼地说:"你,你太不讲理了!"吴赖子嚷道:我就是不讲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一不偷,二不抢,钱谁捡到归谁,我凭什么把钱还给你!"杨铁牛拙嘴笨舌,哪里说得过吴赖子,钱要不回来,杨铁牛钻到牛角尖里去了,心里想道:我搞不过你,可你的儿子我总能对付吧,老子一定要你断子绝孙!
  从这以后,他经常打听吴赖子的消息,寻找机会下手。在他得知杜大婶吊死,吴杜两家关系紧张时,杨铁牛决定趁乱下手,这样可以转移视线,正好他有个远房舅舅不久前断了腿,货郎担闲在家里,他把舅舅的货郎担子偷来,把脸抹黑,嘴唇粘上假胡子,头上戴着一顶大草帽,乔装打扮成一个瘸腿货郎,来到甜井村,向吴赖子家靠近。当他看到小柱子时,看看周围没人,猛地伸手捂住了小柱子的嘴,残忍地掐死了小柱子,把他丢进了井里,又把小柱子脖子上的银锁抹下,顺手丢到杜多云家里。杨铁牛以为这件事干得神不知鬼不觉,谁知事有凑巧,被吴来喜看见了。吴来喜见了不响,一则是他和吴赖子不和;二则他怕杨铁牛红了眼自己吃亏,所以当时他没有声张,悄悄地溜走了。
  两天后,吴来喜用荷叶包了几个卤菜,带着一瓶好酒,找到杨铁牛,吃着喝着。两人原就熟悉,吃喝一阵后,吴来喜凑近杨铁牛耳旁小声说:"我知道小柱子哪里去了。"杨铁牛一惊,吴来喜眯起一只眼睛,诡秘地说:"小柱子被你老兄送到井里喝甜水去了是吗!"这句话把个杨铁牛吓得脸色苍白,灵魂出窍。吴来喜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老兄,放心吧!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小弟一定守口如瓶,绝不会……唉,不过,小弟眼下欠下一些外债,想问你‘借’五百块钱还债,不知道你老兄愿意帮忙吗?"杨铁牛明白他的意思,为了保住一条命,他从妈妈那里偷来了五百块钱,交给了吴来喜。
  吴来喜轻而易举地敲到了五百元,便把杨铁牛当成了"财神爷".这一天,他又去找杨铁牛,谁知半路上遇到南河村的一个赌友,被硬拉去喝酒,晚上八点钟,他酒足饭饱,醉醺醺地出了南河村,走到柳村塘,碰巧遇到了杨铁牛。两人便在塘边柳树旁坐下,烟还没点着,吴来喜就不阴不阳地开口要一千元,杨铁牛一听,浑身的血液一下涌到头上,顿时失去了理智,突然猛扑上去,一下把吴来喜摔倒在水塘里,骑到他的身上,疯狂地把他的头向水里按去。骨瘦如柴的吴来喜,本来就少气无力,加上酒已吃得昏陶陶,哪里是杨铁牛的对手,没有几分钟就不再挣扎了。杨铁牛确信他已经死了,这才松了口气,脑子一冷,感到十分后悔,顾不得寻找陷进烂泥里的那只解放鞋,慌慌张张逃回家去。后来他听到公安人员来到柳村塘勘察吴来喜的尸体,吓得心惊肉跳,突然,他想到那只陷在烂泥里的解放鞋,惊恐极了,急忙找来另一只解放鞋,塞进锅膛里去烧,谁知弄巧成拙……
  甜井村奇案真相大白。杨铁牛如何下场,杜多云和吴赖子等如何处置,不作交代大家也明白。需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个奇案的侦破和审判,给这一带偏僻的山村的村民们,上了一堂很好的法制教育课。

Tags: 古井 奇案 矛盾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

美高梅在线娱乐_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场_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平台-故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