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角顶儿两师傅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徐自谷

  一山二虎
  江南青亭县城东门大街上有一家剃头铺子,门檐一块漆水剥落的招牌上写着"鑫记发店".店主孙三,四代家传的手艺,是县城里挂头块牌子的剃头佬倌。因为孙三头挑的手艺,加上城里那些剃头匠又十有八九和孙家有些师门里的牵扯,于是他就顺理成章地被大家推做剃头匠同行组织"罗祖会"的会长。孙三平时为人很是仗义疏财,遇着同行间有些什么事情也敢硬出头,更兼有一身武功,提了他的名字出来,一般的小角色就不敢欺负,因此,孙三在青亭同行中很受人敬重,只是他因此也有点心高气傲。
  俗话说:百姓百姓,百样性情,尽管许多人敬重孙三,但同行中也有人和他不大热络,刘七就是一个。
  刘七不是本土人氏,前几年才来青亭,在西门吊桥堍租了一间窄窄的平屋,开一个剃头铺,叫"小美凤".刘七是省城"美凤发店"学生意出来的,他的师傅是做女庄活有名的高手,人称"小手张",刘七从师傅那里学得一手好活,什么时新发式,他都做得出来,加上说话软声细气,待客殷勤周到,店堂里又收拾得清清爽爽,无论圈椅、刀剪、推子都是洋货,夏天里还架起一台"华生牌"电风扇,吹起来"哗哗哗"满店里凉爽。就这些,青亭城里所有的剃头铺都没法和他比,那些有头脸的人自不必说,就是西门一带的平常主客,也愿意往他那儿跑。
  刘七平日不喜结交,就是同行也少往来,他能在青亭落脚,仰仗的是他一个远房堂兄。这堂兄是县政府的秘书,于是孙三便认为刘七是仗这点势没把人看在眼里,因此,嘴上不说,心里总有点不大熨帖。
  事情经不得岁久日长,有一天,两人终于发生了摩擦。正应了这样的一句话:一山难养二虎。
  这天,青亭首富"茂丰号"南货店的老爷子仙逝西去了,刘七被人请了去给死者剃个光鲜头,当地人管这叫"角顶儿".孙三的徒儿听得讯息,马上给师傅报了信。孙三听了,认定刘七是在撬自己墙脚,难咽下心头一口气,立马带上十几个徒儿,赶到茂丰号来,准备和刘七出"白血",当面较一较劲。
  要说刘七,无非是去剃了个死人头,最多也不过得一个比平日丰厚一点的红封包而已,孙三竟要如此气紧,岂不是太小鸡肚肠了?其实,话不在这上头,真正的原因是孙三恨刘七在抢自己的名头。
  原来,社会上的生意玩意儿,剃头这一行排在了下九流里头,过去,还赶不上跳大神敲梆子的,贱得很,但也有两个日子例外,那就是轮了做"细红顶",还有就是"角顶儿"的时候。
  这细红顶和角顶儿名字听着怪,其实是剃头行中的行话,说白了就是剃婴儿满月头和剃死人头。凡轮着人请做这两样活,一个满鼓鼓的红包自不必说,人家照例还要请你入席喝酒,算是对剃头佬倌难得的一次看重。
  细红顶不过多些花式过门,手艺上不太有大讲究,一般师傅都可以趁这个机会赚钱的,只这角顶儿却不是一般剃头的就能拿得了的活。为什么?你想想,要角顶儿的人已经西去,一脚板再没回来的机会,他要托你留下个最后的"光辉形象".青亭人对此有严格的章程,只许三刀便剃一个头光面净,要再下去一刀,嘿,主人家便把它看成大不吉利,全家都会气势汹汹地找你理论算账的,因此,没有过硬功夫,等闲的师傅都不敢应承这差事。
  就说青亭县城里,就没有第二个剃头佬倌敢跟孙三抢这生意。
  现在刘七竟敢接了茂丰号的邀请,就难怪孙三把这看作是抢他的名头。
  却说这会儿,孙三带了十几个徒弟直闯茂丰号来。这茂丰号不愧是青亭首富,丧事办得极其排场,大门前丧灯高悬,大门左右麻布围沿,全身孝衣孝帽的伙计们正排列在门口,迎候吊唁的宾客,突然见孙三带着这么多剃头佬倌拥上门来,吃了一惊,正待拦了想问,却见为头的孙三把手中的蜡烛一扬,也不说话就直直闯进了大门。从来是邀吃喜酒挨送丧事,人家送烛吊丧,茂丰号伙计也不敢贸然拦住人家,只好眼睁睁目送这伙人进了门。
  一个伙计高声喊着报告里头:"鑫记发店孙师傅一行来吊——"
  大厅上一班吹鼓手听得外头喊声,一下就呜呜咽咽吹打起来。茂丰号老板听得声音,一身孝服赶紧迎出来,见着的却是一班剃头佬倌,既非街坊邻舍,平日又绝无来往,不知什么道理,当时就呆了一呆。猛想着了亲家派来帮自己照料丧事的刘秘书,叫下他堂弟刘七来给老爷子"角顶儿",恐怕是为此惹动了孙三,心里顿时有些着忙,连忙堆起了笑脸,朝孙三拱手谢道:"孙三师傅客气,在下实在不敢当!"
  孙三只说:"总算是街坊,过来给老爷子磕个头也是应该的,顺便看看刘师傅做活,让大家长点见识。"一边就吩咐几个徒儿插了蜡烛,拜了两拜。
  孙三的一双眼睛却只顾对着正站在尸床边上准备做活的刘七。
  孙三和茂丰号老板说的后面几句话原是丢过去给刘七听的,那孝堂上所有的人听着无不替刘七捏着一把汗,茂丰号老板更是把一颗心提到了喉咙口,因为这时候刘七已经准备上手"角顶儿"了,孙三这一打岔,要是刘七一分心,手上一个不稳,哪怕多落下一刀,便是给自家添下晦气,非同小可的事!茂丰号老板一张脸孔都变了色,却又发作不得。
  大家大眼小眼都盯紧了刘七。却见刘七仿佛并没知觉孙三一伙人的出现似的,神情和原先一样平静,孙三进来时他正好摆起了架势,提了剃刀,当时总该听到孙三那完全是挑衅的话,但刘七手指尖儿也没抖得一抖,那刀就在已用米袋儿衬起了尸身的茂丰号老爷子顶上落了下去。也没等孙三一伙看得仔细,这角顶儿的活儿已是干净利索地完了事,刘七用毛巾把老爷子的头脸擦拭得清清爽爽,让人扯去垫衬的米袋,把老爷子尸身放平整,垫好元宝枕头,随后不慌不忙收拾好自己一副工具,放进小拎箱,等下来了,这才像见着孙三,打个招呼:"孙师傅指点!"
  这一来,孙三倒被刘七这副镇定自若的态度弄得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话。这时,刘七却已经接过茂丰号老板递过的一个红封包,和大家拱拱手,扬长走出门外去了。
  当刘七在跨出大门时,他听到了孙三传过来的一句话:"过几天宜生茶园碰面!"
  品茶风波
  "宜生茶园碰面",可是一句开了杀戒的话,为什么?原来这宜生茶园是罗祖会"吃品茶"的地方。什么叫吃品茶?过去江南民间,凡是碰上邻里纠纷、债务牵扯,或者亲朋龃龉一类的事,一方当事人就去借一处茶馆,泡好茶水,请来同行,或者亲戚朋友,或者地方上有些头脸的人物,给双方评理,得出一个说法,事后,理亏的一方就要遵了众人议定的意思去办,品茶的茶资也全部由他会钞,有一点民间法庭的味道。现在,孙三提出吃品茶,不就是给刘七下了一道战书?
  这天午后,宜生茶园的茶博士寿庆早早地在店堂里并拢起了四张茶桌,一排儿放下二十几把茶壶。没多少时候,青亭县城的一班剃头佬倌络绎走进茶馆来了,一边相互招呼着落座喝茶,一边就扯起孙三、刘七的这桩事情。大家刚刚谈得几句,孙三进来了。看这孙三,五十靠边年纪,膀宽腰细,身杆笔挺,一张脸颧骨突出,两个眸子鲜亮有神,上身一件青布对襟夹袄,下面扎腿裤儿,家制白布袜子,一双圆口黑色布鞋,十分精神利索。他朝大家拱拱手:"孙三今天有扰各位!"随后就提起一把壶,给各人面前茶盅里"凤凰一点头"斟了一遍茶水。
  一班同行只说:"孙师傅别客气,牙齿舌头也有磕碰的时候,总是同行,一说清楚就好。"
  正在这时候,刘七也进茶馆来了,看刘七的样子谁也想不着他会是"下九流"中人物,他四十三四岁模样,细挑个儿,清清秀秀,一个小分头梳得精光油亮,一套笔挺干净的中山装,很像是吃文场饭的先生。
  刘七一出现,整个茶桌上气氛就显得尴尬了许多,孙三沉了脸端坐着,眼都没抬一抬,大家见这副情景,也不知该如何招呼他。倒是刘七沉得住气,脸色平和地说了声:"各位师傅早到了?"瞅着一条凳上有个空处,就坐下了。
  场上,大家一时找不到话头,刘七看看却先开了口:"孙师傅今天叫刘七来这儿吃茶,刘七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孙师傅,因此特地过来请教。"
  这"请教"两字分明是不买孙三的账,场上气氛顿时一阵紧张。
  就在这时候,远处天空忽然传来一阵"嘤嘤嗡嗡"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响,眨眼间,尖锐的呼啸声刺破人耳膜,掠过茶馆上空。
  大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吓得呆住了。紧接着就听见"哒哒哒"爆炒豆般的机关枪扫射声,同时,传来"轰隆隆、轰隆隆"几声巨响,宜生茶园整间屋子"咯咯咯"剧烈地颤抖着,仿佛马上就要倾塌。隔了窗子望出去,远处火光已经映红了大半个镇子,哭喊声四起:"东洋人掷炸弹啦——"
  宜生茶园顿时像掀翻了的罗汉堂,一片大乱,一个个茶客相互连招呼都忘了打,拥挤着夺门而逃,孙三、刘七这场品茶自然也没上场。
  过去半个时辰,青亭北门城外再次枪声大作,火光冲天,大街上的商号店铺抢着关门上板。
  傍晚时候,打着太阳旗的大批日本兵涌进了青亭城,宁静的青亭古镇顿时陷入一片鸡飞狗跳、哭喊嘶号之中。
  青亭沦陷,月份牌这天的日子是:1937,农历十月初四。
  国仇家恨
  十月初四这天,日本鬼子实际上在青亭城里丢下十一颗炸弹,其中两颗就丢在刘七家住的大杂院里,八户人家男女老幼十六个人,统统成了冤魂,刘七的妻子和独养儿子也在其中。等刘七从宜生茶园赶回家时,面对火海中一片狼藉和阵阵弥漫的焦臭,他只觉得自己两腿发软,眼前一片乌黑,想喊妻儿的名字,声音没出来,喉咙里呛出来的却是一股鲜血,人一下瘫软在地上,失去了知觉。只一个半时辰,他就被弄得家破人亡。
  这以后近两个月了,刘七仍还陷在噩梦里没醒过来,他每天呆瞪瞪守在妻儿的灵桌前。灵桌上,两支白蜡烛燃着,幽幽的烛影里,是刘七形销骨立的身子。
  这天,忽然有两个人闯进"小美凤"来:"刘七,大日本皇军让你立即过去给沈会长角顶儿,快随我们一起过去!"这两人斜背着驳壳枪,一个青亭镇的谁不认得谁——"和平军"班长吕麻子和跟班跑腿儿陈小六。
  沈会长人称"鸦片老枪",原是青亭城里的一个浪荡地痞,日本鬼子耀武扬威进入青亭县城时,这个五十多岁、穿一件皱巴巴破绸长衫、满脸烟容的家伙,手打一面"中日亲善"的长条纸旗,带路走在头里。后来,这家伙成了青亭第一任维持会长。他死心塌地给日本人卖命,什么坏事都想得出来,搅得全县百姓没一刻安宁的日子,人们天天咒他早死。到底恶贯满盈,得了报应,有一天清晨,鸦片老枪带了保镖去面馆吃面,被化装进城的游击队员当街击毙。青亭百姓得知消息,没有不拍手称快的。
  鸦片老枪认贼作父,死有余辜,却不料这狗贼死了也要拉上垫背的,刘七因此遭了殃。
  这会儿,刘七仿佛没看见吕麻子俩进来,也没听见他俩的吆喝,就直僵僵地在灵桌前守着。灵桌上的两支蜡烛眼看就要燃尽,火苗呼呼地蹿着。
  "刘七,叫你你听没听见?大日本皇军要你过去给沈会长‘角顶儿’,快跟我们走!"吕麻子和陈小六很不耐烦地大声嚷嚷。
  刘七没回音,眼睛直勾勾只盯着渐渐暗淡下去就要熄火的烛光。两支蜡烛的烛焰在熄灭前竟"扑扑"两跳,陡地一亮,刘七呆滞的眼神突然像触着什么,竟也打了一闪,人也随即醒过来似的,他朝吕麻子俩看看,开口说:"你们先走一步,我就收拾工具过来。"声音淡漠漠的。
  吕麻子和陈小六不愿在这阴惨惨的店堂里多逗留,丢了一句:"你要快哟,不作兴老子再来一趟噢!"就走出店去。
  刘七没理睬他们,目光重落回灵桌上,对着妻儿的两个灵牌又发呆,好半晌,他重又点了两支蜡烛,亮亮的烛火映衬着他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瘦脸,刘七的嘴唇嚅动着,不知在念叨什么。只见他迟迟疑疑地伸出手去,取了妻儿的灵牌,贴紧了胸捂着,枯槁的脸上"啪嗒啪嗒"直往下掉泪。忽然,他把两个灵牌一下凑到蜡烛上点燃了,两眼迷惘,注视着两个灵牌被火焰慢慢舔去,变成了灰烬。
  刘七猛地一抹脸上的泪水,转身去剃头架上取了两件工具,不知是不是神情恍惚,竟然把一把菜刀也错放进了工具包里,也忘了关店门,抬脚跨出门去了。
  刘七殉难
  刘七挟了工具包出门,低了头只顾在街上走。驻青亭日军总部设在县街打弯进去原先县政府里头,鸦片老枪的寓所也在里头的一座墙门大宅里。
  刘七走到福字巷口,巷口的剃头匠阿根在铺子里见了他,马上打招呼:"阿七师傅,长久不见了,进来坐会儿!"
  刘七听见声音,呆了一呆,看看阿根,像记起了什么事,就停住了。阿根看他人瘦得脱形,神色也有点不对,赶忙拉他进自己店屋里。他见刘七挟着工具包,顺口问:"是哪家叫你出门干活呀?"刘七没答应。阿根就劝他:"阿七师傅,你听我一句劝,万事总要想得开些,什么仇呀恨呀,心里装着,留得青山在,总有一天等得着云开见日头的。"
  刘七听着轻轻点了点头,却仍没说话。阿根还劝,冷不丁听见刘七说:"刘七有件事情要拜托你阿根——给孙三师傅带个口信,那回给茂丰号老爷子角顶儿,真的不是要跟孙师傅较劲,是我堂兄弟让人来叫,抹不了面子去的。刘七今生今世怕没机会跟他说清楚,只好有劳你说一声,让他别记恨。同行总要相亲,不要叫人家看轻了咱‘下九流’。"
  阿根听得刘七有点像是说断头话的口气,心里"别"的一跳,暗暗瞅刘七的神气,一脸决绝的样子,阿根一下怔住了。等到回过神再想劝说,刘七已是快步走出老远,阿根只好对着刘七的身影喊道:"阿七师傅,你可要看得开哟——"
  却说刘七走到县街口就要打弯往里走,恰巧吕麻子和陈小六等急了赶出来寻他,见着就要带了他进去。大门口两个持枪的日本鬼子站着岗,吕麻子、陈小六哈腰和他们咕噜了一番,只见两个鬼子挥了挥手,刘七就跟在他们后面进了日军总部。
  穿过一条甬道,靠着一行洋槐树折个弯,是一条鹅卵石铺的小径,通进去里边一座水磨砖墙院宅,吕麻子、陈小六带着刘七穿过一个天井,天井里几个伪军正懒洋洋靠墙晒着太阳,吕麻子也没搭理谁,顾自领了刘七走进四沿孝幔张起的客厅。这里现在临时做了灵堂,当中放着两具尸体,就是被游击队打死的鸦片老枪和他的保镖。
  鸦片老枪的家人见吕麻子带进刘七,倒也客气,给刘七倒了杯热茶,还递过一支烟,刘七冷眼打量下四周,磨蹭了半天才吩咐让他们去准备要用的东西。
  刘七一边正坐着,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哗,随着杂乱的脚步声,有一伙人拥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脚着一双贼亮马靴的日本军官,身后跟了一班日伪军,屋里的死人家属见了,马上一脸媚笑迎了上去:"青木太君的好!"
  刘七这才知道,这个矮墩壮实、上唇留了一撇豆瓣胡须的家伙,原来就是驻青亭县城的日军司令长官,杀人不眨眼的青木。刘七不觉一愣。
  青木一副傲慢的神气,一摆手:"角顶干活的看看!"狼一样的眼睛对着刘七上下一扫,刘七也正紧盯了他看,四目相对让青木一怔,这个瘦成竹竿的中国剃头匠,一双眼睛有些古里古怪的。
  这时候,一班底下人已经端正就绪了一切,听说青木太君要看"角顶",鸦片老枪的家人就催刘七。
  刘七默默站了起来,挟了工具包,跳上尸床边铺好的米袋,沉沉稳稳踏过三步,在鸦片老枪尸体旁边停住。他把工具包往尸床上一放,青木一伙好奇地围了过来,紧跟在一边的二鬼子翻译嘀嘀咕咕,似乎向青木讲解"角顶儿"的讲究,青木"要西,要西"地点头应着。
  只见刘七迟迟缓缓打开了工具包,顺手取了一把刀在手里,也就是这一刹那,青木猛觉眼前一道寒光,没等他反应过来,刘七的一把菜刀已闪电一般朝他脸面砍下。容不得青木躲避,只听得他"啊——"一声惨叫,"噌"地仰身倒翻在地上,厅堂上同时"嗡嗡"回响着另一个声音:"叫你杀中国人!"
  青木捂着脸"哇哇"乱号着,手指间鲜血横流,满厅顿时大乱。刘七从米袋上蹿下来,正举着刀要对青木砍下第二刀去时,几个跟了青木进来的鬼子兵毕竟平时训练有素,先前一呆,但马上反应了过来,没等刘七俯身,立马飞起一腿,刘七当下一个踉跄,倒在"鸦片老枪"尸床边上。他咬着牙,晃着身子,拼命挣扎起来,这时,只听见一声歇斯底里的狂吼,一个鬼子的刺刀已经洞穿刘七的胸脯,刘七嘴里"哗"地喷出一股热血,怒目圆睁,想喊已喊不出声,他身子晃晃悠悠地终于倒了下去,手里那把仍紧抓着的菜刀却对准了沈会长的脑袋落了下去。
  一个普通的中国剃头佬倌,就这样悲壮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孙三"角顶"
  午后过去大半,剃头阿根慌慌张张奔进东门街上的鑫记发店。
  孙三正在店堂里做活。他这店堂,正中供着一个罗祖神位,两边一副湮渍发黄的对联:大事业从头做起,好消息耳中传来。几代传下的剃头工具已是十分陈旧。
  孙三已在替顾客修脸了,只见他拇指食指捏了刀前半,后面三指翘成一朵兰花,剃刀轻拂,时而刀尖刀柄,几个手指你上我落拣着顾客脸上紧要处很有节奏地弹打着,那顾客微闭着眼,舒服得哼哼唧唧。这就是孙三的剃头绝技之一,叫"纯阳点水".千万别小看了这个功夫,这可是孙三的父亲让他足足削了三年冬瓜皮才练就的神功。就是到现在,随你拿个什么七歪八裂的瓜过来,孙三都可以扦出一整条连起薄得照得见人影儿的瓜皮。
  孙三正全神贯注,见着阿根进来也不理睬,阿根却顾不得什么,把孙三衣袖只一扯,拉过他在一边。孙三有点气恼阿根扰了他的生意,板着脸正要发作,但听阿根一句:"刘七让日本***了,扔在乱葬岗上。"他呆了一呆,阿根就凑在他耳朵边嘀咕了好一阵子。
  孙三脸色渐渐严峻,说:"你快叫几个人抬了到他店里,我随后就赶来!"
  孙三匆匆完了手上的活,脚不点地赶到西门吊桥堍"小美凤"刘七店里。
  窄窄的一间屋已经挤满了青亭罗祖会的剃头佬倌。大家见孙三来了,马上让开一条道,让他进屋。孙三一下看见刚被大伙从乱葬岗子抬回来摊在门板上的刘七尸体。
  刘七头脸一片血肉模糊,样子极是凄惨,一身七穿八孔的窟窿,摊尸的门板上还嘀嘀嗒嗒往下淌着殷殷的血水。
  孙三铁黑了一张脸,把一屋同行看看,说:"他那个堂兄弟早跟了县政府逃难去了,总要罗祖会给他担了后事,让我先替他净净头脸再说。"当即吩咐找衣服给刘七替换。可是刘七一个家早被日本人炸弹毁了,哪里找衣服去?
  孙三没作声,把自己的衣袋翻了个兜底,掏出的是一把皱巴巴的毛票。
  他一张不剩,全递给了一旁的阿根:"去兑一套看得过的寿衣裤来,少着的钱让他们挂在我账上,我自去还他——再给我捎带一副香烛来。"
  大伙说:"罗祖会里多少有些钱,先拿了用罢。"
  孙三一摆手:"不,刘师傅是客边人,该我尽一份人情。"又问,"谁去赊几斗米?让会里支出,用不够以后再说,别忘了多讨几袋子,我还要给他老哥‘角顶儿’,我们青亭的剃头佬倌可不能让他老哥心里怨着不仗义。"
  马上有人答应着出去了。不一会儿,阿根和赊米的都回来了,米铺里送来五斗米。大家同行,都知道章程,七手八脚把米分灌了好几份,先在地上铺下三袋,等孙三上手。这里端正就绪,孙三就点燃了蜡烛线香,舀了一碗米,插起香烛,安放在刘七头边。孙三带头,大伙向刘七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孙三又让人端一盆温水,他默默地给刘七揩净头脸,然后剥了刘七一身血衣。大家看见刘七的身子一片窟窿,人人心寒,心软的还背过脸不敢再瞅第二眼。
  孙三替刘七把身子揩净,换上寿衣,揣起自己带来的青布工具小包,一步跨上米袋,匀匀称称三步踏过去,俯下身放了包,直直站定在刘七身边,猛见他"呼"地一个马步蹲身,两手平伸朝刘七胁间插进,稳稳托起刘七身体,一边的同行配合得默契,眼快手疾用灌下的米袋把刘七尸体衬垫住了。
  孙三看着半坐起的刘七,说一声:"刘七兄弟,今天罗祖会全体给你送行。孙三给你角顶,你是大码头来的师傅,见多识广,莫笑孙三手笨艺拙,献丑!"
  当时就解开了工具包儿,取出家伙,先用刷子蘸饱肥皂水,替刘七浆了发,提了剃刀去批布上批了三下,眼睛略略一闭,调匀了气息,说时迟那时快,孙三一下高高提起剃刀,正要往刘七头上落下,一屋的人个个凝神屏息要看孙三手段,偏偏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孙三一愣,一个迟疑就停住了手,朝外头一看,有两个人直闯了进来,正是早上叫刘七的吕麻子和陈小六。这两人打眼看见孙三,大呼小叫:"孙三,你在这里——"眼睛溜了溜四周,一下大声嚷嚷起来,"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给刘七办丧!皇军已下令追查他同伙,孙三你赶快跟我们走,沈会长明天出殡,今天这角顶儿一定得办了,快!"
  孙三朝那俩小子瞅了一眼,鼻子里气也不转一下,自顾又提起剃刀准备给刘七做活。吕麻子、陈小六见他不理会,顿时气势汹汹抢上前,要拉孙三:"孙三,你别给脸不要脸,再惹翻大日本皇军,还是快跟我们走!"
  孙三脸色倏地一黑,吼一声:"咋呼什么!没看见你爷老子在做活!"
  吕麻子、陈小六吓得缩了脖子后退一步,想翻脸皮发作,却见一屋人圆瞪着眼对着他俩,又惧孙三的武功,知道光棍不吃眼前亏,便硬忍了不再吱声,在一旁等着。孙三这时重新提了剃刀,满屋的剃头同行也都目不转睛盯住了孙三的手上。
  孙三一个马步蹲得稳稳实实,手起刀落,只听静里"嗤嗤嗤"三声轻响,刘七就头光面净了。一屋人心里无不暗喝一声"好",由衷佩服孙三手段!阿根赶忙绞了手巾递给孙三,孙三接过,替刘七揩抹得干干净净,吩咐一边抽去刘七垫身米袋,把他身子放平了,接着说:"兄弟,你走好,这里一切都有同行弟兄给你料理,你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当时就把自己的刀揩干净了包好,抬脚从米袋子上跨了下来。
  孙三跨步下来,脚尖刚踮着地面,不知怎么忽地打了一滑,往前猛一个踉跄,只听得他"哎哟——"一声惨呼,已是扑面跌翻在地。大伙儿吃了一惊,忙着搀他起来,他站不稳,"噗"一声又坐在了地上。
  大伙一时发乱,抢着问他:"孙三师傅,你怎么啦?"
  孙三脸色惨白,一个劲儿摇着头,嘴里痛苦地只顾哼唧,说不出一句话,满额头沁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一张脸霎时痉挛变了形。
  一屋人见这副情景,心里发慌,不知孙三到底跌坏了哪里:"孙三师傅,要紧不要紧?你快说一句话出来……"
  孙三龇着牙嘶嘶吸凉气,闭紧了眼喘着粗气呻吟,没出声,弄得大伙越发惶急。
  吕麻子和陈小六看着孙三这个样子,疑心他在捣鬼,气吼吼发话说:"孙三,你走不走?休怪我俩给你脸不要脸,不走的话,我俩这就给大日本皇军回话去……"
  孙三听得这话,眼皮陡一睁,两道愤怒的目光射定在这俩人脸上,脸色异常冷峻,嘴角挂了一丝鄙夷,让吕麻子和陈小六不由打了个寒噤,缩进了还想说的话。
  半晌,只听得孙三说话:"把我的右手衣袖撩起看看。"
  众人听了,连忙弯身把孙三衣袖小心翼翼卷了起来,衣袖没卷大伙没见着不知道,现在刚撩开孙三一截衣袖,大伙霎时都吓得傻了眼。
  人们眼里落进的是孙三皮开肉绽的小臂,皮外戳出了一截白碜碜的骨头。
  满屋子的空气刹那间凝固了,连吕麻子和陈小六也直起了一双眼睛,心里连叫:"苦苦苦!"
  好半晌,屋里头一片乱哄哄,大伙争着要扶孙三去找伤科郎中仙家四阿爹诊治。吕麻子、陈小六见着不是头,悄悄地溜走了。
  孙三看见这两人一走,强忍着痛压低声叮嘱大伙:"赶快去棺材铺弄一口棺材,连夜葬了刘七,夜长梦多,孙三拜托大伙了!"
  【尾声】
  刘七惨死,孙三断臂,青亭县城里一下失了两位高手剃头师傅,一时间没了能拿得起角顶儿的佬倌。但比起国仇家恨,这毕竟只能算是微末小事。
  孙三经了仙家四阿爹悉心医治,加上他是习武之人,身体原本好,断臂最后还是接牢没落下残疾,只是右手再用不得劲,做不来纯阳点水,也再不给老了的人角顶儿了。好在他儿子已经长大成人,继承了鑫记发店的门面。
  从此,青亭一县城的老少见了孙三,无形中就生出了许多敬意。
  一直到抗战之后,有人问孙三:"孙三师傅,你平时练功习武,一套‘小燕青’打得出神入化,怎么一袋米四五寸高低,拳脚师就跌在了西瓜皮上?"
  孙三捋着胡须反问:"你们看呢?"
  他没去说自己怎么遭的一跌,只说刘七:"孙三我也是有眼无珠,平常小看了刘七,没想他女人一样的人竟是一条血性汉子!要是孙三当时狗似的跟了去给狗贼鸦片老枪角了顶儿,不要说坏了青亭一县城剃头佬倌名气,刘七他老弟阴间也要耻笑孙三是没长骨头的家伙!"
  其实,当时在场的一屋同行谁都蜈蚣吃萤火虫——肚皮里透亮,看出孙三是凭了一身武功自伤了自己一条小臂膊的。试想,四五寸高米袋上跨下来,哪怕是六七十岁一个老太滑倒了,也无论如何跌不得这样厉害。
  两个下九流小人物,竟然各自演出了一出热血悲壮的英雄故事。

Tags: 剃刀 师傅 神位 生命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

美高梅在线娱乐_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场_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平台-故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