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宝贝,别哭(3)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3疯狂妈妈跳车救女
  陈根生和李桂枝在站台上商量着该怎么办,与此同时,火车上的那个女人急得快疯了,因为,她压根儿就没打算真将孩子送给陈根生夫妇,她只是想利用一下这对夫妇。
  这个女人叫崔莺,与李桂枝和陈根生是同一个县的人,不同的是,李桂枝和陈根生住在农村,而她,住在县城。
  崔莺的生活原本富裕而幸福,她的丈夫是开五金店的,收入不错,对她又体贴,她平日里不用做事,只是打打麻将消磨时间。但就在打麻将的时候,她结识了一个叫刘军的不良青年。这刘军是个贩毒的,相中了崔莺家的财富,一心想将崔莺发展成自己的顾客,所以一方面对崔莺阿谀奉承百般讨好,另一方面,趁打麻将的机会偷偷地往崔莺的茶杯里投放毒品。就这样,崔莺渐渐染上了毒瘾,等她明白过来自己着了刘军的道儿时,一切都迟了,她已离不开刘军了。
  吸毒三年,原本富裕的家庭开始入不敷出了。丈夫几次逼崔莺戒毒都没有成效,绝望中和崔莺离婚了。离婚时崔莺已有身孕,为了拴住丈夫的心,让丈夫与她复婚并为她吸毒提供资金,她生下了孩子。但她打错了算盘,离婚后丈夫就去了外地做生意,与她再也没有任何联系。添了孩子,她更没钱吸毒了,天天难受得用头撞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向刘军求情,求刘军赊给她一些毒品。刘军正想物色一个人帮他贩毒,于是劝崔莺:没有钱就得挣钱,没钱吸毒的人最好的出路就是以贩养吸。就这样,崔莺铤而走险,走上了贩毒的道路。
  今天是崔莺第一次贩毒,任务是将五百克毒品送到武汉。所以的细节都是她早就计划好的,她将毒品装在一只空奶粉袋里,然后封好口,再塞进孩子的襁褓里,这样不会引起人家的怀疑,但抱着孩子真要上火车时,她害怕了,候车室门口就有安检,要是被检查出来怎么办?她连候车室都不敢走,一直抱着孩子在火车站广场游荡,也就在那时候,她无意间偷听到陈根生和李桂枝的谈话,于是,她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她假意说将孩子送给陈根生夫妇,让这对夫妇帮她带毒品上车,只要到了地点,再想办法将孩子要回来,一切就全部OK了。
  本来这一切都按照崔莺的计划顺利进行,哪知道陈根生夫妇下车去给孩子买奶瓶,错过了上车。
  崔莺急啊,这一错过,她将很难找到这对夫妇,那么,孩子和毒品就算全丢了。
  更让她害怕的是,陈根生夫妇不知道奶粉袋里装的是毒品呀,他们要是将毒品当奶粉冲泡给她的女儿喝,她的女儿还有命吗?
  而且这种可能随时会发生,陈根生他们下车,为的就是买奶瓶给女儿喂奶呀。
  崔莺急得快哭了,再怎么一无是处的母亲也是母亲,没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 孩子,她想跳下车去追陈根生夫妇没能成功,只得慌忙用手机打个电话给刘军,带着口腔说:"有一对农村夫妇抱着我的孩子在晋梅县火车站下了车,货也在孩子身上。"她本来是想央求刘军赶到晋梅县火车站去找陈根生的,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刘军就破口大骂:"你他妈的要是丢了货,老子要你的命!"骂完了,电话也挂断了。
  崔莺的心灰了,看来想让刘军去找陈根生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刘军在家里,等他赶到晋梅县火车站,陈根生夫妇早就不知去哪了。现在一切只能靠自己,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首先赶到陈根生夫妇刚才坐的位置察看,他们的行李还在。她认真地翻检起这些行李起来,运气还算不错,在一只大包的偏兜里,她找到了陈根生的身份证。她总算知道抱走自己孩子的是谁,家住哪里了。
  但问题是陈根生随时会给她的女儿喂奶呀。她不能等,她得赶在他们买到奶瓶给孩子喂奶前找到他们,不然,女儿必死无疑。
  崔莺没办法等火车停靠下一站再下车往回赶,她得分秒必争,现在就下车。车厢里,乘务员不让她从车窗跳车,她只得去了厕所,打算从厕所的窗户里往外跳。
  进了厕所,关上门,她发现,厕所的窗口钉了两根钢条。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劲,硬生生地将两根钢条都向两边拉弯了,拉开窗户,将头探出去,可还别说,腾出的空间足够她钻出去。
  她脱下外套,将外套的袖子系在一根钢条上,然后抓着外套往车窗外爬。火车风驰电掣,耳畔呼呼生风,她害怕得浑身颤抖,这样跳下去,会不会被摔死?但此时的她什么都顾不得了,她硬着头皮爬出了窗外,抓着外套悬在空中,将身体一点一点地往下移,脚快要够上路基了,这时的她已没有胆量往下看,心里默念了一句:"宝贝,妈妈来了。妈妈要是摔死了救不了你,你也就别怨我。"然后牙一咬,眼一闭,手一松,整个人就落了地。巨大的惯性让崔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接着,整个人顺着路基一路滚了下去。
  路基上的石碴将身上扎得到处是伤,手上、腿上、脸上,到处在流血,疼痛难耐。但她已顾不了这些,很快爬了起来。她望到,在离火车路不远,有一条公路,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奔到了公路上,拦住了一辆往晋梅县方向开的货车,坐了上去。
  从崔莺跳车的地方到晋梅县城,这中间其实不到二十公里的路程,货车其实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到了晋梅县城,但谁知道这半个小时会发生什么,那对夫妇会不会将毒品当奶粉给她的宝贝女儿喝下去?崔莺急得头顶冒烟,一到县城,还没等货车停稳,就跳下车,打了的,一路上催着司机往火车站疯赶。
  终于到了晋梅火车站,崔莺也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发了疯似地冲进了站台,但站台里,哪里见得到陈根生夫妇的人影?站里站外找了个遍,就是没发现女儿和那对夫妇。陈根生夫妇去哪儿了?宝贝女儿还健不健在?崔莺终于忍不住哭了。  
Tags: 宝贝 奶瓶 贩毒 毒品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

美高梅在线娱乐_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场_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平台-故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