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悬疑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圆锥体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

  晚来天气炎热,天空布满阴云,西边天际上仲夏的夕阳恋恋不舍,洒下道道余光,给天空镶上红边。一男一女端坐在敞开的窗前,心想,天那边的空气该是凉爽些吧。花园里的树木和树丛黑幽幽的,纹丝不动。路那边一盏煤气灯亮了起来,在向晚朦胧的蓝色背景衬托下,闪着莹莹的橘黄色。远处,铁道上三盏信号灯在低垂的天边闪烁。两个人在低声交谈。

  “他不会疑心吧?”男的说,显得有点紧张。

  “不会。”女的语调露出不满,像是这话令她很是生气,“他只关心厂子和燃料的价格。他没有想象力,缺乏诗意。”

  “搞钢铁的人都是一个样,”他说得言简意赅,“他们没有感情可言。”

  “他也没有。”她答道。

  她说罢愤然作色,转过身,面朝着窗口。远处传来滚滚的隆隆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房子随之颤动起来,可以听出那是煤火车发出的金属撞击的刺耳声。火车经过时,一道强光从袅袅上升的浓黑刺鼻的烟雾上方闪过。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节黑色长方形的车皮,从朦胧灰色的路堤旁驶了过去。片刻间,一节一节先后消失在隧道口中,当最后一节车皮进去后,火车、烟雾和隆隆声出其不意地被一口吞了进去,了无影踪。

  “这原是个生机勃勃、十分美丽的地方。”他说,“可如今,成了地狱。路那边,一座座陶窑和烟囱不停地向空中喷烟吐雾。除此什么也不是了……可这有什么关系?全要改变,这残酷的现实要彻彻底底了结……就在明天。”他“明天”两字是低声说出来的。

  “明天,”她也低声说道,眼睛还是凝视着窗外。

  “亲爱的!”他说着,握住她的手。

  她吓了一跳,转过身,两个人对视起来。她的目光在他的注视下,变得温柔起来,“我亲爱的人儿,”她说,“看起来多么奇怪——你居然这样闯进我的生活——打开了——”说到这里她没有再说下去。

  “打开了什么?”他问。

  “这个奇妙的世界,”——她欲言又止,接着以更加温柔的声音说道,“我的爱情世界。”

  这时门突然咔嗒一声关了上去。两个人转过身,他惊恐万状,猛然后退。房间的阴影中立着一个高大、朦胧的人影——一言不发。在半明半暗中他俩看到那张模糊的脸,成簇成团的浓密眉毛下一大片脸面毫无表情。罗特身上的每块肌肉片刻间都绷紧了。门倒是什么时候开的?他听到了什么?全听到了?他看到了什么?疑虑重重。

  经过一段似乎漫无止境的沉默后,来人终于开了口:“怎么回事?”

  “我还担心碰不到你哩,霍洛克斯。”站在窗口的那人说。他的一只手紧抓窗沿,声音微微发颤。

  霍洛克斯臃肿的身影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他没有搭理罗特的话。好一会儿在他们面前他占了上风。

  那女的此刻镇定自若。“我跟罗特先生说过,你很可能就要回来的。”她说,声音丝毫没发颤。

  霍洛克斯还是一言不发,冷不防在她的小小工作台旁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的一双大手攥得紧紧的,浓黑的眉毛下那一对眼睛冒着怒火。他竭力想恢复常态,他的目光从女的转到男的身上。又转回女的身上。不是吗,他曾对这女人很信任,也信任这男的,把他看做是自己的朋友。

  这时候,就在此时此刻,三个人已差不多心照不宣。当时的气氛很压抑,但谁也没勇气说出一个字来减轻这种紧张的气氛。

  最终还是她丈夫先开了口,打破了沉默。

  “你想见我?”他问罗特。

  罗特听了,吃了一惊。“我是来见你的。”他决意撒谎到底。

  “说下去。”霍洛克斯道。

  “你答应过,”罗特说,“带我去看月色和烟雾交融的美景。”

  “我答应过带你去看看月色与烟雾交融的美景。”霍洛克斯语气冷漠,把对方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原以为在你去工厂前在这里能碰到你,”罗特接着说,“好跟你一起去。”

  又是一阵沉默。这人不打算把事儿闹大吗?他倒是知不知情?他来房间有多久了?他甚至还想知道,听到关门声时,他俩当时在干什么……

  霍洛克斯偷偷看了一眼那女人的侧影,在若明若暗的光线下,她显得面目模糊,脸色苍白。接着他瞥了一眼罗特,这才好像突然恢复了常态。“当然,”他说,“我答应过带你去看看工厂在恰当条件下那壮丽的景象。奇怪的是,我怎么忘了呢。”

  “如果这会给你添麻烦……”罗特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

  霍洛克斯又吃了一惊。他神色恼怒、郁闷,这时眼睛突然熠熠生辉起来。“丝毫不麻烦。”他说。

  “你认为火光和阴影相映成趣,其美无比,这话你不是跟罗特先生说过吗?”那女的第一次转身面对丈夫说。她又逐渐恢复了信心,声调也略略显得过高了些。“在你看来,机械是美的,而世上其他的东西都是丑的。罗特先生,我想他的这一妙论没有跟你谈起过吧?这可是他的一大理论,是他在艺术上的一大发现。”

  “我并不擅长什么发现,”霍洛克斯板着脸孔,突然打断她的话,“可是我倒发现了……”说到这里,他打住了。

  “说呀,发现了什么?”她追问道。

  “没什么。”他说罢站了起来,“我答应过带你参观工厂,”他对罗特说,同时那又大又笨拙的手放到朋友的肩上,“你准备现在就去?”

  “最好没有。”罗特说罢,也站了起来。

  又是一阵沉默。在这苍茫的暮色中,每个人都在凝视着在场的其他两个人。霍洛克斯的手还是放在罗特的肩上,没有拿下来。罗特还是将信将疑:这事结果恐怕会不了了之的。但是霍洛克斯太太更了解自己的丈夫,别看他说话和气,可是绵里藏刀。她思绪纷纭,隐隐约约预感到一场实实在在的灾难将不可免。

  “很好。”霍洛克斯说着,手从对方的肩上放下,转身向门口走去。

  “我的帽子呢?”罗特在朦胧的暮色中四处张望。

  “那是我的针线筐。”霍洛克斯太太出其不意歇斯底里地哈哈大笑起来。他俩的手在椅背上碰在了一起。

  “找到了!”他说。

  她禁不住想悄悄警告他几句,但想不好怎么说。说“别去”还是“防着他点”,没等她想好,时机已错过,来不及了。

  “找到了?”霍洛克斯站在半开半掩的门旁,问。

  罗特举步向他走去。

  “最好向霍洛克斯太太道个别。”这位铁厂老板说,说得更心平气和,却听得出更加不怀好意。

  罗特吃了一惊,转身说道:“晚安,霍洛克斯太太。”他说时,两人的手碰在一起。

  霍洛克斯替对方打开门。他对男人从来没有这等礼貌的举动。太不寻常了。罗特走了出去。她的丈夫一言不发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跟着。她一动不动地站着,看着罗特迈着轻松的脚步,而她丈夫的脚步很是沉重,两个人的脚步声像是高低音合奏,一起走过了过道。大门砰的一声被重重地关上。

  她向窗口走去,脚步迟缓。她靠着窗,探身望着。好一会儿,她看见那两个男人出现在屋前的路上,从路灯下走过,消失在大片黑糊糊的灌木丛后。路灯的灯光短暂地照射在他俩的脸上,见到的只是毫无表情的苍白的脸面,看不出有什么让她担心的、疑虑的表情,没有什么值得她关切的。接着她颓然倒在一张大扶手椅上,蜷缩起身子,睁大眼睛,盯着看熔炉里发出的红光在天空中闪耀。她在扶手椅上呆坐了一个小时,坐姿几乎没有变过。

  黄昏的寂静使罗特感到难以忍受的压抑,心情变得十分沉重。一路上两个人肩并肩走着,一言不发。又一言不发地转上一条煤渣铺就的小道。很快,眼前露出山谷的轮廓。

  蓝色的雾气,混着灰尘和轻雾,笼罩着山谷,给山谷平添几分神秘感。远处,是亨莱镇和艾特茹利亚镇,灰蒙蒙、黑糊糊的。稀稀落落的金黄色的路灯光勾勒出它们模糊的轮廓。处处可见透着煤气灯光的窗子,闪烁着夜里还在开工的工厂和拥挤的小酒店射出的黄光。在这团团朦胧中,在夜空衬托下,一座座高耸的烟囱显得格外清晰,更加细长。许多烟囱在吐着黑烟,少数几座在所谓“歇业”期间,见不到冒烟。随处可见脸色苍白的幽灵般幢幢人影,蜜蜂似的挤在一起,那分明是陶厂,也称“轮子”。低垂的天空下,出现一些轮廓清晰的煤窑子,当地乌黑的煤就是从那儿挖掘出来的。近处,是条宽长的铁路线,一列列若隐若现的火车转了轨,不断地喷发烟雾,轰轰隆隆地驶过,不时伴有一连串的震动声和碰撞声,于是远处的背景上升起一股时不时喷吐出来的白色蒸汽。左面,铁路和远处低矮山冈黑影间,主宰着整个视野的是杰达公司一座座高炉的圆锥形的巨大炉体,它们是这家大型炼铁厂的中心建筑群。霍洛克斯便是这家厂的经理。高炉体形巨大,通体漆黑,顶部吐着黑烟和火焰。这些庞然大物威风凛凛,在喷吐火焰和沸腾铁水时喧闹声不绝于耳。高炉下,周围是轧钢机发出咔咔声,沉重的汽锤“嘭嘭”敲打声中白色钢花四溅。他们看着,看着,只见满满一车煤被快速地倒进一座巨大的炼铁炉内,随之红色火焰喷射而出,团团浓烟和黑尘汹涌翻滚,奔腾而上高空。

  “这些高炉确实为你造成色彩的奇景。”两个人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是罗特先开了口,打破尴尬的局面。

  霍洛克斯嘟囔一声。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皱着眉,低头看着蒸汽弥漫显得毫无光泽的铁轨和远处繁忙的车间,眉头紧锁,像是在为某个棘手的难题找答案。

  罗特瞥了他一眼,又把视线移开。“现在还不是欣赏月色的最佳时间,”他说罢仰头上望,接着说,“月光还被白昼的余光掩盖着。”

  霍洛克斯像是刚猛醒过来,茫然不解地打量着他。“白昼的余光?……不错,不错。”他也抬头望了望月亮,在仲夏的夜空中显得十分惨淡,“跟我来,”他突然抓住罗特的胳膊,拉着他朝一条往下通向铁路的小道走。

  罗特不肯跟着。两个人四目相遇。刹那间,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双方都有千言万语急着要说出来。霍洛克斯的手紧紧攥着,然后又松了开来。他放开罗特,没等罗特意识到自己的手已被松开,两个人的手又挽了起来,沿着小路走去,但罗特显得十分勉强。

  “你看朝伯斯勒姆方向的铁路信号灯构成的景色多美,”霍洛克斯忽然变得话多起来了。他迈开大步,同时紧紧拽住罗特的胳膊肘。“你看,有小小的绿灯、红灯和白灯,全都映衬在烟雾之中。罗特,这景色包你满意。多精彩。再看我的那些高炉,当我们从山冈下来时,它们在我们面前高高耸起。右手的那座是我的心肝宝贝——足有七十英尺高。是我一手建起来的。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在他的肚皮里铁水欢腾翻滚。我对他可是钟爱有加。你看那儿红红的一列——又暖和,又可爱,高兴的话,管它叫橘子也行。那都是搅炼炉。那儿,热腾腾的火光里三个黑黑的家伙——你看见汽锤下喷溅出的白色火花吗?那是轧钢厂。跟我走呀!铿锵铿锵,咔嗒咔嗒,满房子震天响!那些薄铁皮,罗特,都是妙不可言的材料。轧钢厂出来时可没这样镜子般精光锃亮。咣当咣当!汽锤又响了。跟我走呀!”

  他没说下去,得停下来喘口气。他紧紧地拽着罗特的手,手也发麻了。这一路上,他迈开大步,着了魔似的,走上了通向铁路的那条小道。而罗特一声不吭,竭力对付对方的拉扯,拖着不想往前去。

  “听我说,”罗特紧张不安地笑了笑,说,但含糊不清的话声中透着不易觉察的懊恼,“你为什么一个劲拽着我的胳膊不放,霍洛克斯,如此这般拉着我走?”

  霍洛克斯最后还是松开了手。他的神态又起了变化。“拽着你不放?”他问,“对不起。可这是你教我的走法,你说这是友好的表示。”

  “可是优雅之处你并没学会。”罗特强自做作地笑了笑,“天哪!瞧你搞得我青一块紫一块的。”

  霍洛克斯没有表示歉意。

  他俩到山脚附近,离铁路护路栅栏不远处,停了下来。到了这个地方,铁厂离得更近了,看起来规模更大,范围更广。现在他们不再居高临下,而是身在高炉下方处,抬头才能看到。随着他们往下走,远景中的亨莱镇和艾特茹利亚镇已从视线中消失。面前,铁路护栏旁,立着一块告示牌,上面隐约可见“小心火车”字样。告示牌上有厚厚一层煤灰和泥浆,字迹已十分模糊。

  “好景色,”霍洛克斯挥动胳膊,说,“火车到了这里,喷出股股浓烟,导向灯的光,车前那盏灯像只圆圆的眼睛,还有车轮咔嗒咔嗒有节奏的声响。好一幅美景!但是我的那些高炉过去还要美,后来才改成了圆锥体,为的是节省煤气。”

  “怎么!”罗特问,“圆锥体?”

  “圆锥体,是圆锥体。附近就有,我带你去看看。过去火焰通常从敞开的炉口喷射出来。壮观——那才叫壮观!白天是又红又黑的烟柱,到了晚上便是火柱子了。现在我们通过管子把它排了出去,再燃烧,为高炉加温,它的顶也是用圆锥体封闭的。你一定会对那些圆锥体感兴趣。”

  “但是那儿时常有一股烟和火出来。”罗特说。

  “圆锥体并不是固定不动,它挂在一根链条上,链条连着杠杆。一个平衡锤使圆锥体保持平衡。再走几步你就看明白了。不用说,那时要把燃料送进去,除此没别的办法。有时圆锥体会下落,火焰随之喷出来。”

  “我明白了。”罗特说罢回过头去,接着说,“月亮更亮了。”

  “跟我走吧,”霍洛克斯猛地开了口。他突然又抓住罗特的肩膀,推着他朝铁路交道而去。突发事件发生了,来得突然,又那么明显,不由得人不生疑、不震惊。两个人刚横穿一半的路,霍洛克斯的手像一把老虎钳猛地夹住他,扭着他的身子后转。由于是半转过身子,抬头看见了铁路线。这时一列火车正朝他们驶来。车窗内灯火通明,车速很快,看上去连成一根闪闪发亮的白线。车头的红灯、黄灯变得越来越大,轰轰隆隆直朝他们冲过来。罗特明白了这事的后果,转身对着霍洛克斯,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挣脱开对方的胳膊,这一来他就被推回到两条铁轨之间。他挣扎的时间不长。显而易见,刚才霍洛克斯肯定是狠狠地全力推他的,后来同样又是全力把他拽下路轨,使他脱离了险境。

  “没事了。”霍洛克斯喘着大气,说。两个人心有余悸,站在铁厂的大门口,望着火车轰隆隆从身旁驶过。

  “当时我没注意到火车过来,”罗特说。虽说他心里十分恐惧,但还是竭力要保持平时跟人家谈话时的风度。

  霍洛克斯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圆锥体,”他说,后来像是没事似的,接着说,“我想你是没有听到。”

  “是没有听到。”罗特道。

  “我无论如何不想让你命丧车轮之下。”霍洛克斯说。

  “当时我吓蒙了。”罗特道。

  霍洛克斯立了片刻,猛地又转身对着铁厂。“你看我的那大堆大堆的物料,那些如山的煤渣,到了晚上该有多美!远处的那料车,高高地停在那儿,看见了?升起来,斜着把矿渣倒了出去。你看那些起起伏伏的红色矿渣从山坡上滑落下来。走近些就能看到渣堆升高,就和高炉齐平了。你看那个大圆锥体上面抖动的景象。不是那条路!走这条路,从渣堆中间穿过去。那路通搅炼炉。不过我想先让你看看那条水道。”

  他走过来拉住罗特的胳膊,于是两人肩并肩走了过去。罗特答得含含糊糊。他心里直纳闷:“刚才铁路上发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他自己的错觉,还是霍洛克斯当真背后推了他一把使他留在铁轨上?莫非他险些遭到谋杀?”

  假如这个没精打采、愁眉苦脸的怪物真的听到什么风声,那该如何是好?一时间他不免为自己的性命担惊受怕起来。但是自我安慰一番之后,便放宽了心。霍洛克斯完全还蒙在鼓里。不管怎么说,正是他及时把自己拉离铁轨的。他那古怪的举动也许纯粹是出于妒忌。过去也出现过。这时他不是在谈论灰堆和水道吗?“想什么呢?”霍洛克斯问。

  “什么?”罗特答,“可不是,月光下的雾气。美极了!”

  “我们的水道,”霍洛克斯突然停下来不走了,说,“我们的水道在月光和火光下是一大美景。你从未见过吧?真想不到。你在纽卡斯尔夜里寻花问柳,太过分了。跟你说吧,要说真正色彩绚丽的景色——反正你很快就看到了。沸腾翻滚的水……”

  当两个人从迷宫似的煤渣堆和煤铁堆中间走出来时,突然轧钢厂传出的隆隆声劈头盖脸而来,声响如雷,近在咫尺,清清楚楚。三个隐隐约约的人影从身旁走过,他们都是厂里做工的,见了霍洛克斯,都碰了碰自己的帽子,表示问候。黑暗中他们的面目看不甚清。罗特一时兴起,想和他们交谈几句,但没有成功。没等他想好如何开口,他们就消失在黑暗中了。水道近在面前。霍洛克斯指了指。在血红的炉火照映下,这地方看上去像是在地狱之中。热水冷却了高炉风口后,流进离这里五十码距离的水道。但见一股翻滚奔腾着的、几乎沸腾的水浪。水面上无声地升腾起一缕缕、一层层白色蒸汽,湿漉漉地笼罩着他们。黑色和红色的旋涡里绵绵不断幻出一个个鬼怪,这向上腾挪的白色汽团搅得人头晕目眩。浓重的雾气中昂然而出一座更高的高炉的黑塔,闪闪发光,它那狂暴的喧嚣声震耳膜。罗特站在远离水道的地方,打量着霍洛克斯。

  “这儿的雾气是红的,”霍洛克斯说,“像罪孽一样血红血红。可是到了那边,月光洒在上面,并从渣堆上飘浮而过时,雾气就变得像死亡一样的惨白。”

  罗特的头转过去望了片刻,又转过来注视着霍洛克斯。

  “跟我去轧钢厂。”霍洛克斯说。

  显然,这时霍洛克斯并没有像刚才那样强拉着他,罗特因此也放松了些。但是他心里还是没有底,霍洛克斯说“像死亡一样惨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许是巧合吧?

  两个人好一会儿在搅炼炉后面走走停停,然后穿过轧钢厂。轧钢厂里嘈杂的喧闹声不绝于耳。嘈杂声中汽锤不紧不慢地一上一下敲击着柔软的铁材,像是从中敲打出汁水来。浑身污黑的工人,半裸着身子,在飞轮间紧张地处理着像热烘烘火漆一样柔软而富有弹性的铁条。

  “跟我来,”霍洛克斯附着罗特的耳根说,于是两个人走到高炉前,通过风口后的一个玻璃小孔向里窥视,只见高炉内膛心里的火焰在翻滚腾挪,看得人一只眼睛好一会儿看不见东西。黑暗中只觉得眼前飞舞着尽是绿色和蓝色的星星点点。他们来到升降机前,只见装着矿石、煤炭和石灰的料车被升降机送到大圆筒的顶部去。

  站在悬在高炉上窄窄的围栏内,罗特心里又疑窦陡生。到这个地方可是明智之举?要是霍洛克斯全都知道,那就糟了!他虽然竭力克制着,可还是浑身哆嗦个不停。这儿离地面足足有七十英尺深,是个危险的地方。他们是在一辆装煤炭的料车内被送到这个圆筒顶上围栏内的。高炉里冒出一股含硫磺的雾气,苦辣刺鼻,弥漫开来,看上去像是害得远方亨莱镇的山冈也颤抖起来。这时月亮正从浮云中钻出来,高悬在半空上,勾画出树木环抱的纽卡斯尔高低起伏的轮廓。他们脚下蒸汽弥漫的水道从一座依稀可辨的桥下流过去,消失在伯茨勒姆平坦原野上的朦胧雾气之中。

  “那就是我多次跟你提过的圆锥体,”霍洛克斯说,“下面,是六十英尺的火和铁水,送进去的气流搅起类似汽水里的泡沫。”

  罗特紧紧抓住铁护栏,眼盯着下面的圆锥体。热度很高。霍洛克斯说话声淹没在沸腾的铁水和气流的隆隆声中。但是,已到这个地步,该是收场的时候了。也许,毕竟……

  “在炉内中心部分,”霍洛克斯扯高喉咙,喊道,“温度差不多有一千度。你要是掉进去……就像在蜡烛上撒上几粒火药,火焰一闪,全完了。伸手试试这里热气的温度有多高。可不是,我见过,即使在这么高的地方,连外面的雨水也烧得滚开。要说那个圆锥体,拿它来烤糕点,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了。它顶上的热度达到三百度。”

  “三百度!”罗特说。

  “听清了:是摄氏三百度!”霍洛克斯说,“转眼就把你身上的血烤得一滴不剩。”

  “是吗?”罗特说罢转过身去。

  “把你的血烤得一滴不剩……别,你别走!”

  “让我走!”罗特尖声高叫起来,“你松手!”

  他的一只手紧紧抓住护栏不放,另一只手跟着也抓了上去。好一会儿两个人身子摇晃起来。突然,霍洛克斯用力一拽,把罗特的一只手从护栏上拉了开来。他想抓住霍洛克斯,可是没有抓住。他一个踉跄,一只脚踩空了,身子在半空中挣扎了一会儿后,脸面、肩膀和膝盖一起撞到灼热的圆锥体上。

  他死死抓住悬挂圆锥体的链子上。人一撞上,圆锥体稍稍下沉。他的周围出现一个发着红光的圆环,狂暴的火海里吐出一根火舌来,摇头晃尾朝他窜来。他感到膝盖一阵剧疼。他闻到双手烤焦的味儿。他抬起脚,想方设法攀上那链子,不料头撞上了什么东西。月光下,高炉口显得黑乎乎、光闪闪的,在他上方升了起来。

  他看见,头顶围栏的轨道上停着一辆料车,霍洛克斯就站在车旁。只见他在指指点点,月光下他的轮廓明晃晃、白花花的一团。他在高声喊着:“痛痛快快烧得咝咝响吧,你这傻瓜!痛痛快快烧得咝咝响吧,你这专爱勾引女人的家伙!你这骚狗!烤吧,烤吧!”

  突然,他从料车里抓来一把煤,不慌不忙地一块一块朝罗特扔去。

  “霍洛克斯!”罗特喊道,“霍洛克斯!”

  他喊着,手紧抓链子,竭力避开那滚烫的圆锥体。霍洛克斯扔过来的煤块击中了他。他的衣服已烧焦起火了。他挣扎的同时,圆锥体也慢慢下沉,一股令人窒息的灼热的气流呼啸而出,一团火焰在他周围快速翻腾,燃烧。

  他被烧得失去了人形。随着一团红色火球刹那间闪过,霍洛克斯看到一个焦炭般的黑糊糊的人体。头部有一道道血污,双手紧抓链子,还在摸索着,痛苦地扭动着——无异一头满是煤渣的野兽,一个非人的、令人丧胆的怪物,断断续续地哀鸣、尖叫。

  面对这一惨状,这铁厂老板的怒气突然消失殆尽。心头涌起难堪的厌恶之感。人肉的焦味扑鼻而来。他恢复了理智。

  “上帝饶恕我吧!”他哭喊道,“主呀!我竟干出这等事来!”

  他知道,下面那东西还在动弹,还有感觉,但其实已经死了。这可怜的东西血管里的血肯定沸腾了。他也同样真切地感到强烈的痛苦,从而压下其他种种感觉。他犹豫不决地站了一会儿后,转身急速把料斗车侧过来,把车内的煤块向那个一度是人、现在还在挣扎的东西倒去。煤块哗哗落下,从圆锥体上纷纷落下。随着哗啦啦声响起,那尖叫声也慢慢停了。一股夹着烟雾、渣灰的热流,跟着火焰一起向霍洛克斯升腾而来。当这一切过去之后,那圆锥体又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

  他踉踉跄跄地后退一步,哆哆嗦嗦地立着,双手紧抓护栏。他翕动嘴唇,但说不出一个字。

  下面传来一片喊声和奔跑的脚步声。厂房内轧机的轰隆声戛然而止。

Tags: 爱情 灾难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

美高梅在线娱乐_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场_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平台-故事会